幸运武林

沈逸:贏得中美經貿摩擦需要糾正三種錯誤認知

2019-07-23 02:17:31 紅旗文稿2019年11期

第一,美國勢力大,中國必敗,晚認輸不如早認輸。這種論調在2018年就有浮現,其大致的觀點是,中國對美國出口超過5000億美元,美國對中國出口剛過1000億美元,大家對等加稅,中國的籌碼遠小于美國;高新技術領域,美國掌握核心技術,中國受制于人;中國打不過,打不起,承認這一點雖然是羞辱,“但是沒有辦法”。特別值得關注的是,相關講話還在敘述了中國的劣勢之后,告訴主要是青年大學生,這事兒跟你們沒啥關系,現在已經不是“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刻”,不需要“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了。第二,在貿易戰中輸給美國有利于推進中國內部的良性變革。這種論調偏好的良性變革,就是中國應該復制蘇聯東歐國家20世紀80-90年代在經濟、政治體制上全面自廢武功的做法,希望美方能夠通過極限施壓,摧毀中國的國有經濟體系,摧毀中國的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從而實現其長期以來的某種理想和目標。第三,認為中美經貿摩擦必須由認同美方標準的“專業人員”來解決,普通中國人不應該過度關注這個問題。持這一觀點的行為體,其基本前提假設是“愛國是需要資格的”,且“這個國家輪不到普通大眾來愛”,因此只有符合自由主義價值觀、先天認同美國超過認同中國的專業精英,才有資格關注和討論中美經貿摩擦問題,才有資格提交相關的方案。這些觀點的形成不是一夜之間的。從國際層面來看,這是20世紀40年代至今,美國在冷戰以及冷戰后的時間里,長期推動美式價值觀和自由主義在全球傳播的結果,是美國軟實力對部分中國人群產生深刻作用的外部反應。從中國自身層面來看,在改革開放融入世界過程中產生的沖擊和碰撞,讓部分人產生了迷茫乃至錯誤的認識。頂住美方貿易霸凌主義,妥善解決中美經貿摩擦,是偉大斗爭;克服上述錯誤認知,正確認識今天的中國與世界,同樣是偉大斗爭。

(來源:《光明日報》2019年5月20日)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幸运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