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

昆侖山,那個牧場

2019-07-23 02:17:31 紅旗文稿2019年11期

李涇一 韓辰

在雄奇壯麗的昆侖山下,生活著這樣一個群體:他們常年靠放牧為生,冬草場、夏草場,寒冬炎暑,四季隨著羊群的遷徙而輪回轉場。他們曾經有過因放牧口渴隨手抓雪入喉的艱辛,有過因遠離城市的繁華而帶來的孤獨與寂寞,有過因久居地窩子帶來的伴發病癥的痛楚,有過因大雪漫漫為救羊羔而付出的犧牲……70年來,祖國大地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他們現在生活過得怎么樣?民族團結搞的好不好?牧場的面貌又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初夏時節,帶著這些牽掛,我們來到了這片神奇的土地,走進了這個可愛的群體——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十四師一牧場。

紅色基因在這片土地上流淌

地處塔克拉瑪干沙漠以南、昆侖山北麓的一牧場,是兵團最偏遠的一個少數民族聚居團場。一牧場創建于1951年,原屬中國人民解放軍二軍后勤部駐和田辦事處肉食品供應基地。在當時一片荒涼的情況下,一牧場的軍墾戰士們將三五九旅“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南泥灣精神播灑在千里之外的昆侖山下,掀起了屯墾戍邊的熱潮,譜寫了一曲“敢叫日月換新天”的革命贊歌,對解放初期做好部隊后勤保障、恢復和發展經濟、促進民族和諧等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1958年12月,一牧場榮獲國務院頒發的周恩來總理親筆簽批的“農業社會主義建設先進單位”獎狀。這些紅色文化記載了一牧場人創業的艱辛與苦難、光榮與夢想,將過去、現在與未來緊密聯系,并轉化為一牧場人獨特的精神氣質。

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歷史上,從秦始皇時代后的各個朝代都把屯墾戍邊當做開發邊疆、鞏固邊防的重要舉措。新疆地區的屯墾活動,從漢武帝開始,已經有2000多年的歷史。屯墾興,則西域興;屯墾廢,則西域亂。”兵團屯墾戍邊固然可說是歷史屯墾戍邊的延續和發展,但更是借鑒和超越。兵團組建以來,兵地各族干部群眾共謀發展、共促穩定,攜手推進民族團結、兵地融合發展,凝結形成了同呼吸、共命運、手拉手、心連心的魚水親情,鞏固發展了邊疆同守、資源共享、優勢互補、共同繁榮的可喜局面,成為安邊固疆的穩定器、凝聚各族群眾的大熔爐、先進生產力和先進文化的示范區。

一牧場可謂是兵團的一個小小縮影。在參觀一牧場場史展覽中,手握鋼槍放牧的戰士、軍民魚水情的關懷、火熱的連隊大生產場景……透過一張張發黃的老照片,當年一牧場的屯墾戍邊的忘我革命精神仿佛向我們迎面撲來。在參觀街道時,史治鋼場長向我們介紹說,要把紅色文化滲透到街道、住宅小區、廣場的每一個細節,不斷豐富牧場文化內涵,塑造牧場的視覺形象。現在正準備把牧場所有的街道重新命名,改為帶有紅色文化寓意的名字。為了用紅色文化給職工增添不竭的精神動力,傳遞社會正能量,一牧場以評先樹優為抓手,樹典型、立標兵。每年三月公民道德建設月、五月民族團結教育月,一牧場黨委都要表彰各類先進人物,集中展示職工的主人翁精神風貌和主力軍時代風采,在組織開展系列評先創優活動的同時,牧場還編發各類先進人物故事匯編、制作專題片、開設專欄巡回展播,在報刊網絡廣為宣傳。在人人學先進、人人趕先進、人人爭先進、人人當先進的良好氛圍中,一牧場先后培養出國家級、省級和地市級先進模范人物100多人。這其中就有榮獲“全國最美鄉村教師”稱號的達芳,榮獲“全國最美家庭”圖妮、陳志文家庭,榮獲“全國第五屆道德模范提名獎”的張永進。他們每個人用自己的故事,傳達著民族一家親的深厚傳統,傳承著一牧場的紅色基因。

一牧場廣泛開展的“紅歌大賽”、“民族團結演講比賽”、“萬山之祖雪域文化藝術節”、兵地團結文藝演出,一牧場學校組織的“飽滲墨香、書寫經典”規范漢字書寫比賽活動,一張張文化名片匯聚成紅色的潮流,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新疆史、兵團史、民族發展史紛紛融入匯聚,讓干部職工在潛移默化中接受紅色文化的洗禮。

建場近70年來,“團結奮進、求真務實、科學發展、和諧平安”的牧場精神,始終激勵著各族職工群眾,他們一手執牧鞭、一手握鋼槍,以屯墾戍邊的使命,把歲月凝聚成對共和國無限的忠誠,把海拔4000米的風霜雨雪塑造成共和國永不移動的界碑。

“像石榴籽那樣緊緊抱在一起”

習近平總書記曾經指出,“民族團結是各族人民的生命線,是新疆發展進步的根本基石,也是十三億多中國人民的共同意志。”“像愛護自己的眼睛一樣愛護民族團結,像珍視自己的生命一樣珍視民族團結,像石榴籽那樣緊緊抱在一起。”

一牧場歷來就有民族團結一家親的傳統。建場伊始,各個連隊就將一戶少數民族家庭與一戶漢族家庭組成一個生產單位,共同放牧共同勞動;一對對民漢青年男女相親相愛,留下了一段段民漢通婚的佳話。進入新時代,一牧場廣大干部職工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殷殷囑托,一如既往地開展好“民族團結一家親”和民族團結聯誼活動,把民族團結落實到日常生活工作學習中,貫穿到學校教育、家庭教育、社會教育各環節各方面。

守望相助,他們用嵌入式社區環境搭起增進各民族間友誼平臺。在學校,各族師生同吃、同住、同學習、同交流;在場部住宅區和連隊居民區,各族居民也相鄰而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影響、彼此團結,互相幫助、互相尊重。無論哪個民族,誰家有喜事,街坊一起慶賀;誰家有困難,鄰里總會伸出援手,共同克服。一牧場歷史上第一位大學生——維吾爾族姑娘圖妮莎罕·阿卜杜熱合曼,就是在這樣的濃濃氛圍中,接受國語學校教育,逐漸成長為一名優秀的少數民族干部,并且和漢族青年陳志文喜結良緣,被評為2017年度全國“最美家庭”。

以文化人,他們用先進文化引領締結增強凝聚力的紐帶。主題征文、演講等文化活動,籃球賽、拔河賽、廣場文化周等文娛活動,把牧場文化展現得多姿多彩,形成了處處有看頭、時時有精彩的文化風景線。在剛剛舉行的“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愛國歌曲大合唱比賽中,牧場職工紛紛登臺,各顯身手,表達了對祖國強大、家鄉幸福的贊美。為方便開展群眾性的文體活動,牧場修建的文化活動中心、健身室、放映室、圖書室等均免費對外開放,成為鄰近村各族職工和農牧民享受日常休閑娛樂生活的主陣地;150人的威風鑼鼓隊和100人的秧歌隊每年都赴策勒縣巡回表演,成了一牧場的招牌;兵地共建“百姓大舞臺”、兵地籃球友誼賽、兵地文藝匯演,讓兵地人民心連心,宛如一家人。

傍晚來臨,大喇叭里響起了歡快的歌聲,所有人都聞音而動,走出家門,來到牧場的文化廣場,這里每天都要組織廣場舞。嫻熟的動作、曼妙的舞姿,大家紛紛加入跳麥西來甫的隊伍,不分民族、不分你我,歡樂地唱起來、跳起來,好一派美好生活景象。“唱唱跳跳間,聯絡的是感情,密切的是情誼。”一牧場宣傳干事桑春說。

在一牧場,有的維吾爾族群眾名叫買買江·老王,有的漢族干部名叫阿不都·小蔡,這樣的維吾爾族名字加漢族姓的獨特稱呼,在一牧場屢見不鮮,體現了一牧場各民族群眾親如一家的和睦氛圍,反映出各民族群眾共同的價值追求,也體現出了各族群眾對偉大祖國、中華民族、中華文化的認同。“加強民族團結,決不可忽視文化的力量。建場以來,‘文化塑場這一理念,我們一直都在堅持,大力培育先進文化和現代文明生活方式,發揮兵團文化的引領作用,增強文化認同感,促進民族團結,讓文化把各族群眾的心連在一起。”一牧場副政委魏娜告訴我們說。

希望的原野有了文化的滋潤才能更加欣欣向榮,勤勞的人民接受文化的熏陶才能生活得更加幸福美好。文化似春風如春雨,浸潤著這片牧場熱土,正是由于文化事業的蓬勃開展,一牧場民風淳樸,處處蕩漾著民族團結的春風。

綠色發展構筑小康夢

良好的生態環境不僅是凝聚人心的精神紐帶,而且是關系民生的幸福指標。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創造性提出新發展理念,為解決我國發展面臨的問題開出了系統藥方。“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便是習近平總書記對綠色發展理念的一句經典闡述。如今,這一理念已然沁入民心,深入生活,成就著一牧場全體職工的小康夢。

黃沙萬里今何在,綠樹蔥蘢入眼來。走進一牧場場部,我們發現無論是辦公室,還是會議室,所有指示牌都是紅綠搭配,頗有一番寓意。史治鋼場長告訴我們這是有意為之:紅,代表這里永遠傳承的紅色革命文化,綠,代表未來生機盎然的綠色發展。“一紅又一綠”書寫著一牧場新時代發展的宏偉事業。

一牧場立足當地實際,改造了萬畝沙包地,讓過去荒草叢生的荒沙灘,變成了今天的金土地。站在山頭眺望,以核桃種植為主的特色林果業正在生根發芽蓬勃興起,連片的蔬菜種植大棚星羅棋布,艷陽下燦若“白色海洋”,好一片興旺景象。

“草場是塊寶,牧民少不了。”做巧“加減法”是一牧場的立足長遠的選擇。運用填溝、治沙、滅鼠等方法做“加法”,增加草地面積。同時堅持做“減法”:嚴守生態紅線,對凡是破壞草地的行為,一律予以嚴懲,把草場按一年四季劃分進行輪流放牧,對牧民的羊只數量進行限制,防止過度放牧,以利于恢復草場生態。這樣做,不但沒有讓牧民的收入減少,反而通過國家的草場補貼和旅游收入,讓牧民的日子過得越來越紅火。

在場部西北邊,有一個叫“藍湖”的人工湖,湖水好似她的名字一般湛藍碧清。史治鋼場長指著湖對面的山坡說:“這是場里新建的藍湖農業生態觀光園,占地5000畝,分別種了杏樹、梨樹、海棠、蘋果、桃子等既可供觀賞、又可以采摘的經濟林木,讓游客到我們這兒可以春賞花、夏納涼、秋摘果、冬看雪,一年四季都有景色看、有地兒玩。”走進農業生態觀光園園區,我們被眼前的景象所深深震撼,曾經滿是沙土飛揚的沙子堆,如今已然是遍地吐黃的樹苗,縱橫交錯的滴灌管,伸向遠方的大地,似乎在遼闊的大地上演奏著一曲綠色交響曲,暢想著牧場明天的美好景象。

一牧場按照“強牧、穩農、精企、興游”的發展思路,將旅游產業作為“四大戰略”、“八大產業”之一,大力發掘旅游資源,結合獨特的雪域草原風光和游牧、餐飲、民族等地方特色文化,打造了一牧場牙門“萬山之祖”雪域草原景區,至今,已成功連續舉辦五屆旅游文化藝術節,吸引無數游客觀光旅游,帶動了服務業發展,致富周邊職工群眾。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全面落實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把南疆貧困地區作為脫貧攻堅主戰場,實施好農村安居和游牧民定居工程、城鎮保障性安居工程,完善農牧區和邊境地區基本公共服務,努力讓各族群眾過上更好生活。

今天,總書記的囑托已經實現了。2017年,一牧場實現了脫貧摘帽,2018年通過兵團的脫貧驗收。今年6月份按照“兩不愁三保障”的要求逐戶逐項查漏補缺,對全場613戶,1843人進行了全面摸排,未發現新增貧困人口。

“牧場給我和父親各分了一套樓房,通了水、電、路,安裝了路燈,修建了綠化帶,我們用手機打電話、玩微信,趕巴扎、看電視、聽廣播,過上了和城里人一樣的生活。那種走土路、住氈房、逐水草而居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二連牧工如則麥麥提·熱杰普告訴我們。當談及他現在的生活時,他臉上充滿了喜悅說道:“現在我和兒子輪流在這里放羊,每年有十多萬元的收入,再加上政府給的三萬元左右草場補貼,生活上還有富余。另外,政府還給我們上了五險,每年補助一萬多元,使我們農牧民實現了‘病有所醫,老有所養,這樣就免去了我們的后顧之憂”。

在初夏的陽光照耀下,一條平坦的柏油路蜿蜒至昆侖山雪峰腳下;一群群牛羊在嫩綠的草地上自由徜徉;一座座蔬菜大棚孕育著勃勃生機;一棟棟新房在大山腳下拔地而起,一張張笑臉洋溢著幸福與和諧;一場場歌舞承載著祝福與希望……如今的一牧場民族團結、社會和諧、經濟發展、文化繁榮,不僅是兵團民族團結進步的一面旗幟,而且是民族地區團結進步的一個縮影和典范。

“我當時插隊在陜北,很向往這里。蘇東坡詩曰‘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新疆有烤馕、抓飯、羊肉串、哈密瓜、葡萄等等,咱們有充足的理由說‘不辭長作新疆人”。這是習近平總書記曾經的一番心里話,也是我們此次采訪的最深記憶。

(作者單位:本刊編輯部;求是網)

責任編輯:李民圣 ? ?狄英娜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幸运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