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

美國政府發動世界貿易戰的實質與根源

2019-07-23 02:17:31 紅旗文稿2019年11期

白暴力 傅輝煌

2018年以來,美國一些政客屢屢對我國挑起貿易摩擦,與此同時,四面出擊,連自己的盟友也不放過,世界經濟形勢黑云壓城,各國人民怒目而視。國際貿易本來應該是互利共贏的,貿易戰沒有贏家。為什么美國政府要一意孤行、到處樹敵,凈做些損人不利己的蠢事呢?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經濟規律決定的。美國作為當今最大的壟斷資本主義國家,在許多矛盾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時,必然急于向外轉嫁危機,企圖利用獨一無二的霸權優勢,維護壟斷地位,獲取壟斷利益。美國政府看似不可思議的行徑,其實包含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美國政府發動世界貿易戰的實質:爭奪和占領(重新瓜分)世界市場

自2018年年初,美國政府在對我國發動貿易戰的同時,也在世界范圍內發動了全面貿易戰。2018年第1季度以來,美國就先后對比利時、哥倫比亞、泰國、加拿大、南非、俄羅斯、中國、印度、韓國、希臘、土耳其等國家進行了貿易制裁。據統計,自2008年世界經濟危機爆發后,截至2019年5月,美國政府開展貿易干預約2000余次,受美國貿易干預影響的國家遍布全球,受影響最大的前十個國家分別為:加拿大、中國、德國、日本、韓國、意大利、英國、墨西哥和法國,幾乎涵蓋了世界主要經濟體。

在經濟全球化蓬勃發展的今天,美國政府發動貿易戰的目的是雙重的:一方面,在于保護其國內市場;另一方面,則是通過貿易制裁擴大并占領國外市場,從而達到重新瓜分世界市場的目的。例如,美國歷屆政府都曾對一些國家的產品加征高額關稅,特朗普政府更是行動頻繁:僅2017年以來,就對中國、加拿大、阿根廷、印尼、澳大利亞、巴西、挪威、墨西哥等諸多國家的各類產品加征高額關稅。比如,對從加拿大進口的100-150架大型客機征收292%的反傾銷和反補貼稅;又如,2019年5月8日,在第十一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舉行之際,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布聲明宣布將2000億中國出口美國商品的關稅從10%上調至25%;5月13日,宣布擬對約3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加征25%關稅。此外,美國政府還接連單方面撕毀區域貿易協定。例如,特朗普宣稱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將給美國制造業帶來致命打擊,而退出TPP;又要求采取一切措施保衛國內市場,單方面向韓國提出要重新商定美韓自由貿易協定。美國政府這一系列高筑關稅壁壘、撕毀貿易協定的行為,目的都明顯在于保護國內市場。

同時,美國政府以征收高額關稅相威脅,迫使貿易合作國向美國開放市場。例如,2018年3月8日,美國政府首先發起232措施,認為進口鋼鋁產品正在削弱美國國內經濟,威脅國家安全,宣布對來自幾乎所有貿易伙伴的鋼鋁產品分別加征25%和10%的關稅。然而,當韓國做出將美國車企每年向韓國出口的汽車配額由2.5萬輛增加到5萬輛等讓步時,就獲得了豁免。隨后,其他一些向美國做出妥協的國家和地區也獲得豁免,而拒絕妥協的國家則被加征關稅。

往前追溯,美國在其發展經濟的歷史過程中,也曾不斷通過挑起貿易戰來迫使他國開放國內市場,來實現對世界市場的爭奪和占領。例如,20世紀70年代—90年代,由于對日本的貿易逆差不斷走高,美國不斷挑起與日本的貿易摩擦,對日本進行貿易限制,通過政治施壓迫使日本限制對美出口,并通過實施301條款迫使日本對美國進一步開放國內市場。又如,20世紀90年代,由于歐盟實施香蕉進口限制政策,使得美國主要進出口公司所占份額大幅下降,美國便以對歐盟商品征收100%的報復性關稅為威脅,迫使歐盟做出讓步,恢復開放進口。

上述種種事實充分表明,美國政府發動世界貿易戰的實質,歸根到底是“為了在經濟上和政治上瓜分世界而斗爭”。(《列寧全集》第27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398頁)雖然,“斗爭的形式由于各種比較局部的和暫時的原因,可能發生變化,而且經常在發生變化”。(同上書,第388頁)從表面看來,發動貿易戰,只是美國政府的一種經濟決策,是貿易摩擦激化的結果;然而,這種貿易戰的實質則是爭奪和占領(重新瓜分)世界市場,是美國壟斷資本爭奪和占領世界市場的手段。世貿組織爭端裁決的研究報告就曾指出,美國政府是最“不守規矩者”,世貿組織2/3的違規都是由美國引起。美國政府對我國的出爾反爾更是充分顯示出其行為特點:2018年5月19日,中美雙方達成“不打貿易戰,并停止互相加征關稅”的共識并發表聯合聲明,僅十天之后美國政府就宣布對500億中國出口美國的商品征收25%關稅;2018年12月,中美雙方就中方對美貿易采購數字達成共識,但在此后的磋商中美國政府卻肆意抬高要價;今年5月更是在磋商進行之際突然提出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

在推進磋商和挑起爭端之間無規則反復交替,是美國一些政客實施貿易戰的一種手段,意在通過貿易戰以及極限施壓的形式,迫使對方妥協,從而實現其主宰、爭奪進而占領世界市場的實質性目的。

二、美國政府發動世界貿易戰的根源:壟斷資本主義高度發展導致資本主義基本矛盾進一步激化

20世紀前后,美國就已經進入壟斷資本主義階段。經過一個多世紀的發展,美國生產和資本達到了更高的集中程度,壟斷資本主義實現了更高度的發展。例如,生產的組織結構越來越龐大,行業集中度越來越高。美國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2年美國IT業前四強公司的收入就占市場總收入的近一半;而零售業前四強公司的收入占比從1997年不足25%,到2012年提升到約40%。經過20世紀80、90年代以來的大規模跨行業并購與重組,美國大型跨國、跨行業壟斷企業和壟斷財團的壟斷程度和經濟實力都不斷增加。

美國壟斷資本主義的高度發展,使生產越來越集中、越來越朝著社會化的方向發展。然而,“生產社會化了,但是占有仍然是私人的。社會化的生產資料仍舊是少數人的私有財產。”(同上書,第341頁)這種壟斷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的激化,導致國民收入分配兩極分化程度愈發加深。據統計,2000年至2017年,美國勞動所得在GDP中的占比下降了約4個百分點,而資本所得占比則上升了約4個百分點。

這就進一步激化了資本主義基本矛盾,導致商品過剩和資本過剩加劇。在供給處于無限擴大趨勢的同時,廣大勞動者的有效需求由于過低的收入水平而被限制在狹小的范圍之內,從而使得生產相對于被限制的需求來說處于過剩狀態,出現大量的過剩商品。另外,資本家手中積累了越來越多的資本,卻由于國內市場飽和及壟斷行業進入壁壘高等原因,無法在國內尋找到有利的投資場所,從而產生大量的過剩資本。

由于以上原因,壟斷資本主義高度發展的美國,一方面,要竭盡全力保護國內市場,避免商品過剩與資本過剩的加劇。既要保護國內商品市場,減少國外商品流入本國,減輕商品過剩壓力;又要保護國內投資市場,限制國外資本流入本國,減輕資本過剩壓力。另一方面,則要通過高關稅等經濟制裁手段來奪取國際市場,擴大國外市場,從而解決僅僅依靠國內市場無法消耗的龐大過剩商品和過剩資本。因此,占領國外市場是美國壟斷資本的必然選擇。無法通過國內市場消耗的過剩商品,只能向世界市場尋求出路,占領國外市場,進行商品輸出。在國內找不到有利投資場所的過剩資本,必須走出國界,流入資本少、地價賤、工資低、原料便宜的落后國家,獲得高利潤率。

“只要資本主義還是資本主義,過剩的資本就不會用來提高本國民眾的生活水平(因為這樣會降低資本家的利潤),而會輸出國外,輸出到落后的國家去,以提高利潤”。(同上書,第376-377頁)因此,壟斷組織憑借壟斷地位,左右國家對外政策,為了爭奪和占領世界市場,即使犧牲國內民眾利益以及國內消費者的利益也在所不惜。近期的預估顯示,關稅上調至25%將會損害近100萬個美國就業崗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在一項研究中指出,新一輪加征關稅會讓普通美國家庭每年增加831美元的開支。2019年5月,代表美國150多家貿易協會的組織發表聲明說,過去10個月,美國消費者、農民等一直為貿易戰的全部成本埋單。據報道,2018年美國農民凈收入同比下降16%,跌至10年前國際金融危機發生時的水平。壟斷資本進行對外貿易的目的在于爭奪和占領世界市場,獲取巨額利潤,實現資本的增殖與擴張,因此,不會顧及公眾和消費者的利益。

然而,資本無限擴張欲望的實現,卻受制于世界市場的有限性。“資本主義愈發達,原料愈感缺乏,競爭和追逐全世界原料產地的斗爭愈尖銳”。(同上書,第395頁)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政府便全面發動了世界貿易戰,以便保護國內市場和占領國外市場并行,重新瓜分世界市場。 美國壟斷資本高筑貿易壁壘,關上國門,卻又架起貿易大炮,企圖打開他國國門。

可見,美國政府發動貿易戰的根源,并不在于某些具體的經濟摩擦或政策摩擦,而在于壟斷資本主義高度發展所導致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的激化;其實質是爭奪、占領和重新瓜分世界市場。貿易戰的根源及其本質決定了,美國政府發動貿易戰不是一種偶然的經濟現象,而具有其經濟必然性。美國政府所宣稱的各種具體原因,諸如國家安全問題、知識產權問題、反傾銷問題、技術保密問題等,都不過是為發動貿易戰所找的莫須有的借口而已。正如大家都熟知的《伊索寓言》中“狼和小羊的故事”:狼看見在溪邊喝水的小羊,斥責小羊弄臟了水,小羊說自己處于下游;狼又說小羊去年說自己壞話,而小羊則說去年自己還未出生;狼便無心再辯,直接吃掉了小羊。狼要吃羊,是本質;諸如臟水和說壞話等,都只是借口而已。

三、順應歷史潮流的國家才能成為歷史的幸運兒

經濟全球化具有兩重性:一方面,就內在發展趨勢而言,經濟全球化是人類活動的必然歷史趨勢。另一方面,經濟全球化又是通過一定的具體形式來實現,在不同社會形態中具有不同的實現形式。在資本主義經濟制度下,商品輸出和資本輸出等對外經濟擴張則是其實現經濟全球化的主要形式。這種實現形式曾顯著推動經濟全球化的發展;然而,在當代,壟斷資本主義的高度發展導致的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的激化,使經濟全球化的資本主義實現方式達到了邊界,因此,出現了逆轉的現象。當前美國政府發動的貿易戰就是其典型的表現形式。

面對當前經濟全球化的兩重性,我們要有兩手對策,“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一方面,順應經濟全球化的歷史趨勢,高舉經濟全球化大旗,進一步改革開放,努力推進多邊貿易,力爭消除貿易爭端,緩和貿易沖突,實現合作共贏;另一方面,面對美國一些政客企圖通過貿易戰等各種方式遏制我國發展的霸道行徑,我們要“丟到幻想,準備斗爭”,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認真研究世界貿易戰的規律,建立最廣泛的國際統一戰線,“在戰略上藐視敵人、在戰術上重視敵人”,制定行之有效的戰略和戰術。在戰略上,我們要樹立“敢打必勝”的信心;在戰術上,則要謹慎行事、不打無把握之仗,認真打好每一仗。

總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我國應當充分發揮社會主義的制度優勢,推動建設開放公平的多邊貿易體系,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摒棄過時的零和思維,義利兼顧,促進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旗幟鮮明反對保護主義,推動經濟全球化朝著更加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方向發展。

(作者:北京師范大學教授,當代經濟理論研究中心主任;西安財經大學講師)

責任編輯:李民圣 ? ?狄英娜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幸运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