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

我媽的“獅吼功”

2019-06-03 02:06:00 讀者·校園版 2019年12期

今世未央

1

小時候,我最怕的就是我媽跟別人吵架。

我媽跟別人吵架從來沒輸過,她嗓門大,內容花樣多,我們那條街上很多人都曾敗在她“嘴”下。每次她跟別人當街大罵時,被她的“獅吼功”傷得最厲害的,其實是我。我總是躲得遠遠的,恨不得有個地縫鉆進去。有時,趕上我爸在家的時候,他會勸我媽別那么潑,這時我媽就瞪著眼睛反問:“我耍潑咋了?我占理啊!”

別人家的孩子放學回到家,一推門就會喊“媽”,因為在每個孩子心里,“媽”才是家里溫暖的所有含義。而我是個例外,從不愛黏著我媽,我唯一愿意跟著她的時候,是回姥姥家。

那時,姥姥還住在一個大雜院,里面有十幾戶人家。我和我媽一進大院,我媽的大嗓門就喊上了:“我回來啦!”大姨、大娘們就會紛紛推開自家的門:“喲,老盧家的‘半拉院子回來啦!”“半拉院子”是我媽在她娘家的外號,代表著大家對她嗓門的認可。人家書里的美人一笑能傾城,我媽一張嘴能撼動我姥姥家的半拉院子,都屬于威力無窮的那種。

我媽手腳麻利地給姥姥打掃衛生,把拆下來的床單、被褥塞在大盆里,端到院子里的水管下“嘩啦嘩啦”地搓洗起來。她手里忙活著,嘴上嘮叨著我姥姥不會打掃衛生,同時還能跟那些大姨、大娘嘮得火熱。沒多久,她們彼此生活中發生的那點事,都給交流了個底兒掉。

每到這時,我姥姥就坐在一旁的小凳上,笑瞇瞇地看著自家的姑娘在那兒又笑又叫又罵的。這是姥姥一向安靜的生活里并不多見的高興時刻。

每次看到媽媽和姥姥這么不一樣,我心里又是難過,又是慶幸。難過的是,媽媽怎么就沒隨了姥姥溫柔的性子呢?慶幸的是,看來我以后也不會隨媽了。

2

我媽一直嫌我“窩囊廢”,該爭的不爭,該搶的不搶。

我家附近有個小公園,里面有小孩子都愛玩的蹺蹺板。別人在上面玩的時候,我會在旁邊等著,如果人家不下來,我也不會過去催。但輪到我在上面玩的時候,一旦有人站在旁邊,我就會馬上下來讓給他。因為這個,我總是等很長時間也玩不上一小會兒。我媽看不得我如此窩囊,罵了我很多次,但是也不管用。

上學以后,每次到期末評分時我都很期待,雖然我成績不怎么好,但是同學之間互評的品德分我都是最高分。每次我得意地把評分單拿給媽媽看,她都會一針見血地提醒我:“姑娘,她們愿意跟你玩,是因為你傻,愿意被她們欺負。”那會兒,鄰居們看到我,最愛說的一句話就是:“這孩子,性子真不像她媽。”每當聽到這句話,我心里都美滋滋的,把這當作對我最大的夸獎。

高二那年,我偷偷喜歡上一個男生。他成績好,人也長得好看。課間操的時候,我站在他斜后方,研究他的后腦勺。暑假的一天,媽媽去上班了,我在家寫作業,偶然發現他正從我家樓下走過。我以最快的速度跑下去,裝作意外碰到他。他在旁邊的小賣部買了兩瓶汽水,我們倚在樹下喝汽水,那汽水又冰又甜,是我記憶中最美的味道。我感覺他說話有些吞吞吐吐的,突然想問他不會是知道我在這里住吧。

我的美夢剛開始,就被我媽的大嗓門震碎了。那天,就連她走過來的腳步聲,也格外重:“姑娘,這是誰啊?”我慌亂地介紹了一下,不等那男生跟我媽打招呼,就把他攆走了。但這依然沒能堵住我媽極具穿透力的大嗓門:“小兔崽子,他是來找你早戀的吧!”那天之后,我再也沒有和那個男生單獨說過話,不是因為我媽反對,而是因為她的形象讓我再也沒有勇氣出現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

高考之前,大家壓力太大,睡覺時有各種各樣的反應。而我一緊張就會做夢,夢到我媽又跟人在街上對罵。每次醒來,她的罵聲都還回響在我的耳邊,讓我分不清是夢里還是夢外。

那時,我唯一想的,就是早點離開她,越遠越好。

3

高三那年,姥姥生了重病,在床上躺了三個多月,媽媽一直守在她身邊。我周末就過去看姥姥,她精神好的時候,反而比以前愛說話。斷斷續續地,我知道了媽媽小時候的許多事。

我媽從小就是一個潑辣的姑娘。姥爺腿有殘疾,姥姥又老實,兩口子在村子里總是受人欺負,家里只有這個姑娘,她七八歲時就能護著父母了。那時候,姥姥家的蔬菜大棚半夜被人割破了塑料頂,一夜之間所有的菜都被凍死了。姥爺知道是村里的無賴做的,跑上門去理論,卻被那人推搡了出來,摔倒在石磚路上磕破了頭。當時我媽只有十幾歲,她半夜出去,在路上堵住喝醉回來的那無賴,向他撒了石灰,那人最終傷了眼睛,因為沒有看清對方是誰,只能暗認倒霉。后來,欺負姥姥家的那些人都一一受到了警告。村里人都說,他們這個家完全是由這個小姑娘撐起來的。我媽從小就被迫當起了家里的頂梁柱,其中的艱辛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后來,她嫁給了我爸,我爸是給人蓋房子的,經常在外地跑。我媽不但沒能找到依靠,反而又多了一個家的重擔。那個年紀的我,只顧著自己少女心的脆弱敏感,哪里體會得到她人生的艱辛。

姥姥走后,我和我媽的關系有了很大的改善。大一那年暑假,我回了家,去她工作的服裝廠找她。她正滿頭大汗地挑著兩大筐碎布頭,有人過來找她,她放下挑子跟人說話。我突然很想試試,扁擔上了肩,我使了幾次勁,那兩個大筐卻紋絲不動。我個子比她高,體格比她壯,她能輕易挑起來的東西,我卻一點都挑不動。我越想越委屈,眼圈都紅了。我媽卻像發現了新大陸:“快來看我家姑娘,被兩筐布頭氣哭了,哈哈哈哈!”車間里的機器轟隆隆地響,卻依然壓不住她的大嗓門。附近的幾個阿姨都停下手中的活,看著我大笑。那天,我破天荒地沒有覺得難堪,我一直在想,媽媽重重的腳步聲,媽媽的無敵“獅吼功”,都是在這樣的環境里練成的吧?

正因為有她的潑辣和蠻橫,我才不必和她一樣。

4

這些發現,讓我與自己曾經的脆弱和敏感和解了。后來,我按照自己的意愿,長成了一個性格謙遜、凡事不爭不搶的人。在工作中,我因為耐心和溫柔,頗受大家好評。那天,我路過茶水間,聽到幾個小姑娘在聊天:“八部主管最有涵養了,對新人也最有耐心。她們部門的員工都喊她姐,可親啦,哪像咱們的主管,兇得跟什么似的。”我心里暗笑,為了這份涵養,我可是逆天而行,強行改變了自己的基因。

市場各部門有很多工作都需要運營部的配合,但因為我們八部是最新成立的,所以每次運營部都把我們的活一拖再拖。為了不耽誤進度,我要求部門成員在給運營部提交任務需求時,一定要提前。盡管如此,還是出了問題。那回,我們提前一周就提交運營部做宣傳圖了,但到要帶去市場做宣傳的前一天,運營部主管卻說圖還沒做出來。我去找他理論,他卻說忙不過來。那天,我再也顧不上自己的形象,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大,語氣越來越硬,直到最后,我徹底發了火:“今天我就在這里看著你做,做不完,誰也別想回家!”

那次,我“一戰成名”,那些老主管對我開始客客氣氣,就連我自己的員工也都乖乖地叫我“老大”,不再嘻嘻哈哈地鬧。我雖然有點不舒服,卻發現工作起來順暢了不少。這時,我才發現,我不愿意遺傳的我媽的那種潑辣,其實一直在我血液里,這股血氣在關鍵時刻,庇護我,點燃我,支撐了我。

那天,我給媽媽打了個電話:“謝謝你,媽!”她自然沒聽懂,嫌我說話沒頭沒腦的。我埋怨她:“今天是我生日啊,你不會是忘了吧,你是我親媽嗎?”“我是不是你親媽能咋的?反正你也從來沒隨過我。”我媽在電話那頭的嗓門依舊很大,聽到熟悉的“獅吼功”,我竟然很想念……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幸运武林 双色球基本技巧 重庆时时计划免费 官网mg平台 黑龙江时时站点 北京pk10走势图 七乐彩综合走势图表图 时时彩二码不定位技巧 时时彩一星 技巧大全 重庆时时彩必中规律 pk10官网开奖直播现场 pk10冠军4码计划 排五走势图带连线图 后三组选包胆参考计划 重庆时时彩论坛 双色球历史开奖数据 极速快3大小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