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

島上草原

2019-05-16 01:48:12 海外文摘·文學版2019年6期

清澈如鏡的天湖邊,有一條石鋪的小路,沿著小路走到山頂,登高遠眺,福建省福鼎市崳山島的秀麗景致盡收眼底:有山,有海,有湖,有草甸。

崳山島的山形地貌,還有這登高遠眺、目之所及的意境,太像我家鄉的大青山,讓我仿佛回到了家鄉,那一望無際的內蒙古大草原。小時候,我經常登上高山,迎著山風和群山喊話,群山會回應你,好像山那邊有個你。

那里是北方,這里卻是“海上仙都”。

站立在紅紀洞山頂,左面遠望去群山連綿,峰巒疊嶂,巍峨壯觀,直達云霄。山體中巖石裸露,形態各異,千姿百態,這些都是花崗巖,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翻江倒海、歷盡滄桑后的安寧。如今屹立于天地之間,沐浴著陽光雨露,靜觀世事的變遷。山上高的樹木不多,一棵、兩棵或一小片稀疏地分布著。多是一些綠草叢生和各種灌木叢,讓人一下就能看清整個山體,給人以開闊清透之感。右邊山谷略平緩,綠草成茵,這是崳山島的萬畝草甸嗎?宛如綠色的地毯,從天際平鋪而來,又如塞外草原,天蒼蒼,野茫茫。山谷中,有一汪千回百轉的湖水,湖水靜靜地沉寂在遠離喧囂的山谷腹地,是山谷草地擁抱著湖水,還是湖水依偎著山谷草地?不得而知,遠望去它們渾然一體,完美契合。金色的夕陽灑在湖面上,波光粼粼。我仿佛看到了點點牛羊樂哉悠閑,時隱時現在湖邊吃草飲水。

在崳山島,東方的大海、北方的草原你都能領略到,大海的波濤洶涌讓人震撼,草原的廣闊溫婉更能讓你身融其中,流連忘返。人都說,有海的地方缺淡水,崳山島的淡水往海里流。崳山島是一個地肥、水美、草茂盛、漁業發達的島嶼。當地居民以漁業為主,一年出海打魚就有二十幾萬的收入,島民們安居樂業,生活悠閑,淳樸好客,沒有生活壓力,幾十年沒有一件刑事案件發生。

晚上,我們住宿在海上天湖山莊。天湖山莊背靠蒼翠的青山,頭頂是蔚藍的天空,山間云霧如輕柔潔白的絲帶纏繞,猶如仙女的裙帶,它們也留戀這人間仙境,久久不愿離去,面朝碧波的大海,可以看日出日落,明月掛天邊的美景。在這里,我第一次品嘗到南北組合大餐。首先是新鮮的海鮮,老板娘說都是當天打撈的。墨魚,清蒸一下,沾點醬油,味道居然如此鮮美。有三四道用魚做的菜,我都叫不上名字,但肉質鮮美細嫩,讓人唇齒留香。還有叫不上名的海鮮湯,清香味鮮。最后,是我北方草原的特色菜:烤全羊,羊是島上的黑山羊,帶皮烤,外焦里嫩,沒有一點兒膻味。

除了美食,還有島民自己釀造的米酒,據說只有坐月子的女人才有資格喝到,看來我們是貴賓了。最暖心的是好客的島民,由于他們的熱情款待,整個餐廳都沸騰了。相逢何必曾相識,遠方的客人感覺回到了故鄉,熱情的島民如同遇到了知己。也許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人文氣質應該是和自然環境不可分割的。浩瀚無邊的大海,廣闊無垠的草原,巍峨挺拔的高山,孕育了熱情奔放、心胸豁達的崳山島民,正如我草原牧民一般豪放熱情。

在崳山島,我遇到了故鄉。

責任編輯:子非

海外文摘·文學版 2019年6期

海外文摘·文學版的其它文章
紐約紫水晶(連載1)
難得有你
聶小云
不是電梯的問題
將軍印
爐蓖
?
幸运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