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

爐蓖

2019-05-16 01:48:12 海外文摘·文學版2019年6期

豆浩

到爐蓖兒子元寶這輩兒,老金家已經是五代單傳。

元寶趕上計劃生育,一對夫婦只能生一個孩子,第一胎生一閨女。

五年后,在爐蓖給村主任塞了兩萬塊錢后,元寶媳婦欺上瞞下偷著生了二胎。爐蓖不滿意,花了兩萬也沒能生個傳宗接代的。

元寶苦口婆心給父親解釋,如今的社會不同了,男女都一樣。

爐蓖把眼一瞪:一樣?下代能姓金?

元寶說,不姓金也有我們金家血脈。

那你死了后埋墳塋里,腳頭起有人嗎?爐蓖斜睨了元寶一眼。

人死如燈滅,有沒有人不重要了,反正死了也就不知道了。元寶是絕對的唯物主義者。

那從你這輩老金家墳塋就不會再動土了。爐蓖哭喪著臉,有氣無力地說。

好啦,您老腳頭起有我就行了,以后有沒有人,動不動土那是我的事,您老好好活著,享受生活就行了。

可萬萬沒想到,元寶的大閨女大學畢業那年春天,元寶突發腦溢血去世了。

爐蓖從辦元寶的葬禮就鬧騰開了。

爹,管事兒的人都到齊了,您老起來吧。元寶媳婦跪在爐蓖床前說,打開鋪柜拿些錢吧,咱把元寶的事辦了。

元寶在世時,沒給他爹生下孫子,知道他爹心里不舒坦,這個家一直由爐蓖當。十幾畝梨園每年收入好幾萬,除了大家的花銷外,剩下的錢爐蓖都存著呢。

元寶媳婦連說了三遍,爐蓖才撩開眼皮說了聲,沒幾個錢了,小子沒了,那幾個錢還不夠我養老。元寶是你男人,你自己想法子去吧。

無奈,元寶媳婦借著外債才讓元寶入土為安。

滿樹的梨花雪白雪白,要是元寶在,這時節該找人疏花了。元寶媳婦站在堂屋方桌前低聲問,爹,咱找幾個零工疏疏花吧,梨花都開展啦。

沒那閑錢。爐蓖頭不抬眼不睜,你自個兒找吧,工錢先欠著吧,秋后算賬。

雪梨都杏子大小了,元寶媳婦說,爹,梨樹該追加底肥了。

爐蓖斜睨著元寶媳婦,賒賬,秋后給他們。

元寶媳婦淚流滿面。

轉眼之間滿樹梨子熟透了,爐蓖拿著手機閑不住了。呼短工,找客戶,幾天工夫十幾畝梨子銷售一空,并且還都賣得好價錢,爐蓖的嘴和他的口袋一樣裂開了。

元寶媳婦跟爐蓖說,爹,梨子都收完了,咱把工錢和肥料錢給人家算算吧?

爐蓖脖子一梗,誰欠的賬誰還?管我啥事?

爹!你咋說話不算數……元寶媳婦哽咽了。

爐蓖站在門外的孫女一步邁進來,拽起抹眼擦淚的母親回了屋。隨后從村小賣部買來下酒菜,又拿來了一瓶爺爺最愛喝的紅星二鍋頭,悄沒聲地擺在爺爺面前。

爐蓖在元寶離世的這幾個月天天喝悶酒,他想用酒精麻痹自己,好使自己減輕老來喪子之痛。每次都是他一個人喝,有人陪他喝酒這還是第一次。

爺爺,今天咱爺倆喝點酒、說說話。孫女端起酒杯說道。

不,爐蓖剛說一個字就哽咽了,不是咱爺倆,還有你爸呢!前三杯是我給你爸喝的,一仰脖滋溜溜三杯酒就下肚了。

此時的爐蓖早已滿臉淚痕。等孫女再敬他酒時,爐蓖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借著酒、借著淚咕嚕嚕半斤二鍋頭就進肚了。

爐蓖再抬頭看孫女時,眼前坐的孫女就變成元寶了。

元寶啊,爹不是糊涂人,不是故意難為你媳婦。爐蓖聲淚俱下。你走了,咱們這個家馬上就要散了,你媳婦要是……要是帶倆閨女一改嫁,咱們老金家就徹底完了。說著趴在桌上嗚嗚嗚一直哭著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爺爺剛起來,學果林專業的孫女撲拉著爺爺胸脯說,爺爺,我和宋寶(孫女對象)正愁學的技術沒處施展呢,就拿咱家梨園做實驗田吧。

她趴在爺爺耳根說,我們結婚就住咱家,現在國家出臺了二胎政策,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就姓金,到時候我們生倆孩子,你和我媽幫我們看孩子,梨園就交給我們吧。我們倆都是科班出身,一定會科學管理,網上銷售,您就放心交給我們吧。

爐蓖一聽來了精神,從腰間抽出一個存折,啪嘰拍在桌上。

這里有五十萬,你拿去吧。

責任編輯:李梅

海外文摘·文學版 2019年6期

海外文摘·文學版的其它文章
紐約紫水晶(連載1)
難得有你
聶小云
不是電梯的問題
將軍印
磨坊
?
幸运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