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

俄外長稱俄方不打算將委內瑞拉變成“第二個敘利亞”

2019-04-06 00:06:02 參考軍事

參考消息網4月6日報道 俄羅斯衛星網4月3日報道稱,俄外長拉夫羅夫表示,俄方沒有試圖將委內瑞拉變成“第二個敘利亞”,俄軍是在對銷往委內瑞拉的軍事技術裝備進行定期維護。

拉夫羅夫解釋說,“2001年俄羅斯曾與查韋斯政府簽署過一份協議,協議是委內瑞拉議會批準的,完全合法。我們根據這項協議向委內瑞拉移交了軍事裝備,現在是進行例行維護。”

報道稱,此前委內瑞拉外交消息人士向俄媒透露,2架搭載俄羅斯軍人的飛機3月23日抵達委首都加拉加斯市郊的邁克蒂亞國際機場。雙方代表將就軍事技術合作問題進行磋商。

拉夫羅夫還說,“我不認為古巴導彈危機會重演。”(編譯/董磊)

資料圖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圖片來源于網絡)

【延伸閱讀】圖-160飛往南美洲向美示威!俄將在加勒比海建立長期軍事存在

參考消息網12月13日報道 俄新社12月11日報道稱,據委內瑞拉南方電視臺報道,委內瑞拉防長弗拉基米爾·帕德里諾·洛佩斯介紹了俄空天軍戰機抵達這個南美國家的目的。

媒體此前報道稱,12月10日,俄空天軍2架圖-160戰略轟炸機抵達委內瑞拉邁克蒂亞國際機場。此外,安-124軍用運輸機和伊爾-62遠程干線客機也經過長途飛行在該國降落。

報道稱,帕德里諾在歡迎俄羅斯飛機時說:“世界上任何人都不用對這些保障生命的軍機——轟炸機、戰斗機、戰略轟炸機停駐委內瑞拉境內感到害怕。我們是和平、而非戰爭的締造者。”他表示,與俄戰機的聯合飛行訓練旨在使委內瑞拉做好準備,防御打破“國家和平與平衡”的任何可能的侵犯。

據南方電視臺報道,本周將有大型軍事技術合作代表團從俄羅斯啟程訪問委內瑞拉,以維護和提高委軍現役俄制武器系統的性能。此外,委空軍和俄空天軍戰機將在瓦爾加斯——首都加拉加斯附近的一個沿海州——上空進行聯合飛行。

資料圖片:12月10日,飛抵委內瑞拉的俄軍2架圖-160轟炸機合影。(圖片來源于網絡)

資料圖片:俄軍圖-160飛行員向委防長帕德里諾贈送轟炸機模型。

俄新社12月11日報道稱,俄羅斯總統新聞秘書德米特里·佩斯科夫稱,克里姆林宮完全不同意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關于俄委浪費資金的說法。

此前,蓬佩奧批評俄向委內瑞拉派出2架圖-160轟炸機是對國家資金的揮霍。佩斯科夫在應記者要求對這一言論發表評論時說:“至于浪費資金,我們對此不能茍同。何況,對于一個半數國防預算可以養活整個非洲的國家而言,發出這樣的聲明恐怕也不太妥當。”

俄羅斯《獨立報》12月12日發表了弗拉基米爾·穆欣的題為《俄羅斯將在加勒比海部署軍事基地》的報道。

俄羅斯準備在南美洲建立長期軍事存在。以2架圖-160為首的俄戰略轟炸機編隊飛往委內瑞拉就應該從這個角度來看。

報道稱,這令美國擔心不已。俄飛機飛往南美洲的開銷自然是相當可觀的,但考慮到軍事安全因素,有理由認為這筆花費對俄羅斯和委內瑞拉來說都將得到補償。

資料圖片:俄軍圖-160轟炸機起飛瞬間。(圖片來源于網絡)

軍事外交消息人士透露,俄領導層決定在加勒比海的委內瑞拉島嶼上部署戰略戰機(馬杜羅也不反對),那里有海軍基地和軍用機場。這指的是距加拉加斯東北200公里的奧奇拉島,俄軍10年前就在那里部署過專業人員和指揮部。委內瑞拉法律不允許在國內部署外國軍事基地,但可以臨時部署軍用飛機。

如今,美國打算退出《中導條約》,且無意延長《第3階段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于是,圖-160重新出現在距離美國不遠的地方,以便對加勒比海和大西洋其他海域進行空中巡邏。

報道稱, 軍事專家沙米爾·加列耶夫對《獨立報》說:“利用委內瑞拉完成遠程航空兵任務是一個非常正確的想法。這在經濟方面也非常劃算。我們在美洲巡邏的戰略飛機不必每次都飛回俄羅斯或在空中加油。圖-160可以先飛到委內瑞拉的基地,再起飛執行既定任務,然后換班。”

俄羅斯軍事科學院院士愛德華·羅久科夫表示:“圖-160飛往南美洲是給特朗普的信號,讓他明白退出裁核條約將是自作自受。”

(2018-12-13 13:27:48)

【延伸閱讀】向美秀肌肉!委內瑞拉舉行最大規模軍演

當地時間2月10日,針對近期美國可能動武的緊張局勢,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宣布,該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軍演開幕。除軍隊參演外,還有150萬玻利瓦爾民兵。軍演的主要任務是檢驗該國境內的8個戰略地區,24個作戰防御區和4個海防區的作戰行動機制情況。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親臨軍演現場。

高舉委內瑞拉國旗的參演士兵集群。

委陸軍軍官向士兵做軍演動員,背景可見一架中國產運-8運輸機。

委陸軍VN-17兩棲步戰車開火打靶。

委軍士兵準備搭乘中國產“山貓”全地形車機動。

委空軍的中國產K-8教練機準備演練從戰備公路上起飛。

委陸軍BMP-3步戰車越野推進。

委軍士兵準備搭乘3架運-8運輸機進行空運演練。

委陸軍女兵與俄制BTR-82A輪式戰車演練協同突襲。

委軍士兵展示AT-4火箭筒。

參演的蘇-30MK2V戰機準備起飛。

委陸軍士兵使用M240通用機槍打靶。

委陸軍女兵使用老式步槍打靶。

委空軍士兵在蘇-30MK2V機庫前列隊準備接受總統檢閱。

委陸軍士兵手持FAL步槍訓練。

委陸軍士兵展示便攜式防空導彈。

(2019-02-13 08:32:00)

【延伸閱讀】軍情銳評:圖-160遠赴美國后院揭示俄軍事路線圖 中國空中力量強化威懾美國潛艇

參考消息網12月17日報道 近日,俄空天軍圖-160戰略轟炸機遠赴委內瑞拉進行訓練,在向美國進行力量宣示的同時,逐漸顯露出俄羅斯在向海外延展軍事存在的路線圖;美媒則關注近年來中國空中力量的發展,美潛艇是否在中國周邊海域告別“高枕無憂”?下面由筆者帶您回顧本周國內外軍情熱點。

俄轟炸機直插美“后院” 揭示前者海外拓展意圖

據俄新社報道,當地時間12月10日,俄空天軍2架圖-160戰略轟炸機,攜安-124軍用運輸機和伊爾-62遠程干線飛機飛抵委內瑞拉邁克蒂亞國際機場,執行跨洲遠程訓練任務。該轟炸機編隊受到委軍方熱烈歡迎,隨后又與委空軍蘇-30和F-16戰斗機展開聯合訓練。俄媒評論稱,“利用委內瑞拉完成遠程航空兵任務是一個非常正確的想法”。

在圖-160突然現身美國“后院”的同時,俄軍也就此提出向拉美地區延伸軍事存在的設想。據俄羅斯軍事外交人員透露,俄領導層決定在位于加勒比海的奧奇拉島上部署戰略飛機,那里有海軍基地和軍用機場。目前這個倡議并未遭到委總統馬杜羅的反對。俄媒認為,鑒于俄軍10年前就在那里部署過專業人員和指揮機構,俄軍此番部署設想也很容易實現。

資料圖片:委內瑞拉F-16戰機為俄軍圖-160轟炸機伴飛。

結合近年來出兵敘利亞的經驗,俄軍戰略轟炸機赴委內瑞拉的行動,很可能是為在拉美地區建立軍事存在邁出的第一步,也顯示出獨具俄式風格的海外拓展意圖。與俄軍在敘利亞的干預行動類似,俄軍向委內瑞拉派遣的轟炸機分隊規模不大,但擁有支撐特定任務的兵力構成元素及必要自持力,且在威懾能力上足夠“顯眼”。這使得其潛在威懾對象——如美國,既對俄軍的行動有所忌憚和觸動,又因其不構成嚴重威脅而無法做出強烈回應。一旦俄軍這種邊緣性部署活動常態化,并在此基礎上穩步擴充力量規模,就可能在對手“臥榻之側”造成俄軍長期駐扎的既成事實。

從俄羅斯此番軍力延伸的地緣政治方向來看,俄軍慣常使用的這種部署模式也有“四兩撥千斤”的效果。從地區態勢上看,委內瑞拉與7年前的敘利亞不無相似之處——受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圍堵;國內存在威脅政權生存的風險;與俄羅斯具有傳統防務合作關系,等等。

通過這種實質性軍事意義有限而策略上出其不意的行動,俄羅斯既在未與西方國家爆發正面沖突的情況下宣示了對盟友的支持,使得美國對發動或支持顛覆行動投鼠忌器,又在未花費很大代價的前提下鞏固了與伙伴國的安全合作與自身利益。在圖-160抵達委內瑞拉之際,俄媒即報道了近日俄羅斯軍事技術合作代表團到訪委內瑞拉的消息。顯然,俄羅斯希冀以簽署軍貿訂單和設立軍事基地,作為其支持委內瑞拉挑戰美國的冒險行動的“補償”。

在如今美俄間大國競爭格局趨于穩定的態勢下,俄軍獨具風格的海外行動,是在自身國力難與美國匹敵、對抗形勢又無法緩和的情況下,爭取地區競爭主動權的一種高性價比方法。在可預見的未來,俄羅斯或在其他地區復制現有經驗,給西方對手以不斷的“突然襲擊”。

網絡上流傳的中國海軍“高新-6”反潛巡邏機照片。

中國空中力量強化威懾美潛艇?美媒“惡人先告狀”

據美國《國家利益》雜志網站發布的專題文章稱,中國海軍近期列裝“高新6號”遠程反潛巡邏機,應引起美軍的關注。“高新6號”遠程反潛巡邏機可用于在遠海對潛艇進行搜索,對前出西太平洋海域的艦艇編隊提供警戒和保護,適合在中國東海和南海地區進行作戰部署。

美媒稱,鑒于“高新6號”的強大性能,這種新型武器可能對未來美軍在西太平洋的水下作戰優勢構成“威脅”。那么,在中國反潛機面前,美國潛艇是否從此告別“高枕無憂”?美軍的擔憂又隱藏著什么深層次含義呢?

從潛艇和反潛體系發揮作戰效能的方式看,單講反潛機對潛艇的威脅,未免有專業性欠缺之嫌。海戰中,潛艇需要在岸基或海上指揮通信系統的支持下,與水面艦艇和航空兵協同配合才能發揮戰斗力。反潛作戰更是岸基指揮觀通體系、反潛機、海底聲吶陣列和執行反潛任務的艦艇缺一不可,且在不同海域(如周邊海域和遠離國土的大洋)中的作戰方式也不盡相同。誠如美媒所言,專業執行反潛搜索任務的遠程反潛機此前確實是中國海軍的“短板”,因此“高新6號”的列裝對中國的反潛能力提升有所助益,但忽視反潛作戰體系的建設進程,單純強調反潛機的發展,并無太大意義。

中國海軍“高新-6”反潛巡邏機。

即使在成熟的作戰體系的支撐下,要使反潛機發揮作用,也需要有相當的“規模效益”。僅專門擔負中國東海和日本海反潛任務的日本海自,就裝備有73架P-1和P-3C等反潛機,還有數量龐大的反潛直升機。美國海軍更是裝備超過200架P-3C和P-8A反潛機。相比之下,僅僅剛開始列裝“高新6號”反潛機的中國海軍,恐怕還需要相當的時間來擴大機隊規模,訓練和完善空中反潛作戰能力。只有在反潛機部隊成建制形成戰斗力后,對美國潛艇的威脅才能“落到實處”。

此外,對于執行遠洋反潛任務來說,“高新6號”反潛機也存在一些局限。雖然其飛行半徑較直升機大為擴大,但在缺乏海外岸基基地的情況下,這種反潛機也無法隨伴艦艇編隊執行遠洋任務。即使在其任務距離內,也可能因缺乏戰斗機掩護而面臨很大的作戰風險。從上述限制看,這種新型反潛機的基本任務定位仍是與岸基反潛體系和中小型反潛任務艦艇配合,在第一島鏈以內的國土周邊海域執行近程反潛搜索警戒任務。

在明晰上述問題后,我們便可看清美軍“擔憂”的實質。美媒文章直言,在過去10年中,美國的潛艇艇員可能已經“習慣了高度自由的行動”——這種“行動自由”,卻是在嚴重威脅中國海洋利益和海上力量安全的第一島鏈以內,甚至在中國各個重要港口的“家門口”行使的。而從“高新6號”反潛機的有效任務區域來看,美軍所擔憂的是其水下作戰力量在中國周邊海域會遭到拒止和遏制,不能再任意對中國的海上軍事存在進行“堵門”打擊的“自由”。一邊是出于維護自身的基本安全和利益訴求,一邊是謀求遠跨重洋的扼殺能力,兩相對比,不難發現大力渲染中國空中力量威脅的美國才是“惡人先告狀”的一方。(文/馬騏騑)

(2018-12-17 00:05:02)

?
幸运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