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

應對人工智能人才短缺問題 中國大學這項舉措引日媒關注

2019-04-05 13:55:01 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4月5日報道 日本《日經亞洲評論》雜志網站4月2日發表題為《中國大學增設人工智能專業挑戰美國》的報道稱,中國的35所大學將開設人工智能(AI)專業,培養對自動駕駛等技術至關重要的人才。

報道稱,中國教育部批準這一計劃的背景是中國國內對人工智能人才的需求日益增加。

這35所大學包括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和浙江大學等著名學府。

雖然在中國的一些大學里,人工智能一直是計算機系學生們學習的重點,但新的專業將第一次可以獲得學士學位。

報道稱,穆爾洞察和戰略公司的分析師卡爾·弗羅因德對《日經亞洲評論》雜志說:“中國企業和政府繼續在向人工智能進行大量投資,特別是向初創企業提供風險融資。”

他說:“資金不再是主要障礙,這個行業需要培養合格、經驗豐富的人才。如果人工智能真的要成為‘新時代的動力,那么在本科階段開設人工智能課程將帶來所需的人才。”

北京誓言要在2020年之前趕上世界領先者并在2030年主導這一領域。

報道稱,中國正朝著這個目標迅速前進。總部設在美國西雅圖的艾倫人工智能研究所上個月發表的一份分析報告說,有影響力的人工智能研究正越來越多地出自中國。

然而,在人工智能熱潮中,中國面臨本土人才的短缺問題。

總部設在加利福尼亞州的數據公司Diffbot2018年12月發布的一份報告指出,全球機器學習——人工智能的主要分支——的人才近三分之一集中在美國,而僅有3.5%的人才在中國,盡管中國人口是美國的4倍。

【延伸閱讀】藝術家要“丟飯碗”了嗎?外媒:人工智能可模仿畫家作品

參考消息網4月3日報道 外媒稱,人工智能(AI)程序可以臨摹19世紀的著名肖像畫,可以改變原畫的風格,可以模仿已去世的大師的作品達到亂真的地步。

據西班牙《先鋒報》網站3月31日報道,看到這些,我們不禁要想,模仿人類大腦的新技術(人工智能)的作用是否僅限于造假或者鑒定真品?它的創作是藝術嗎?

對此,市場已經作出了一半判決,因為收藏家們已經開始購買和收藏AI作品了,另一半的判決則由20世紀最著名的藝術家安迪·沃霍爾作出,他說過:“只要包含了你自己的創作,即是藝術”。事實是,人工智能為我們打開了更多的可能性。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報道稱,由一位藝術家、一位信息專家和一位經濟學家組成的AI繪畫小組創作了一幅模仿英國畫家弗朗西斯·培根作品的模糊的肖像畫,雖然清晰度沒有達到畫家本人的高水平,但小組信息專家烏戈·卡塞列斯-杜普雷表示,這其中包含了很多工藝,他說,“使用和應用AI算法需要大量的工藝,因為它們非常不穩定且不可預測。它們中的大多數都不能很好地運作,所以要得到有趣的結果要付出很多努力。你需要花很多時間來調整它們才能達到效果”。

造型藝術家在不久的將來需要擔心他們的工作嗎?實際上前方出現的是一個聯盟,而不是競爭對手。這就是著名法國藝術家菲利普·帕雷諾的感受,他已經將AI應用于自己的作品、電影和裝置中。馬里奧·克林格曼則成為第一位依靠AI創作出的最終作品獲得“流明數碼藝術大獎”的藝術家。倫敦成為AI與藝術家之間這種友誼關系的展示中心,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以及不少畫廊已經開始進入這一領域。

2018年10月22日,美國紐約,人工智能創作的畫作《埃德蒙·貝拉米肖像》。(視覺中國)

報道稱,英國倫敦巴比肯藝術中心將從5月16日開始舉辦一場AI展覽,探索人類與AI之間的關系,克林格曼等藝術家、麻省理工學院的技術專家以及英國樂隊“大舉進攻”(Massive Attack)將會出席這次展覽,該樂隊從20年前就開始尋找能夠幫助他們創作的永不會厭倦的新繆斯。

何塞·路易斯·德比森特是專業的研究人員,他擅長分析技術、社會創新、藝術與設計之間的關系,具有豐富的布展經驗。在他看來,“使用AI繪畫是新近才興起的潮流”,但德比森特強調,“這只是自動系統在概念藝術、音樂等領域得到應用后的進一步拓展”,他指出,所有這些幫助創作的系統以及人工神經元電路的應用“不會取代藝術家。我們也不應該認為,只有藝術家才有創造精神”。在他看來,實驗越顛覆,藝術效果越有趣。

(2019-04-03 08:50:20)

【延伸閱讀】日本提議為人工智能武器“立規矩” 美俄稱“為時尚早”

參考消息網3月15日報道 日本《朝日新聞》3月14日發表了題為《日本擬提議制定AI武器國際規則》的報道。報道稱,日本政府確定方針,將針對搭載人工智能(AI)、具備殺傷能力的武器提議制定國際規則。多位政府相關人士證實了這一消息。因擔心AI自主判斷實施攻擊的情況發生,日本政府主張人類必須參與操作(“人在回路”控制),并準備引導國際規則的討論。

日本政府將于本月25日至29日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特定常規武器公約》(CCW)會議上,以文件形式表明日方立場。

報道認為,搭載AI、不用人類參與就可截獲攻擊目標和實施攻擊的武器被稱作“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統”(LAWS)。日本外相河野太郎1月28日在國會上發表外交政策演講時表示:“正如火藥和核武器改變戰爭形態那樣,人工智能也可能從根本上改變戰爭形態。”LAWS雖然尚未實用化,但美國、俄羅斯、中國等國已在開發之中。另一方面,國際人權組織要求禁止開發,擔心LAWS能在不損傷己方士兵的情況下發動攻擊,進而降低發動戰爭的門檻,還有人擔心AI會自主判斷殺傷人類,更有甚者指出了因誤操作搞錯攻擊對象、LAWS落入恐怖分子之手等危險性。

資料圖片:電影《終結者》中的“天網”機器人。(圖片來源于網絡)

資料圖片:日本大學研發的軍用機器人原型機。(圖片來源于網絡)

報道稱, 日本政府對此的立場是“日本沒有開發無人類參與的致命性自主武器的意圖”。不過,日本政府為確保自衛隊員的安全,為自衛隊減輕負擔,仍準備推進AI和無人裝備的研發。圍繞LAWS,CCW會議也在討論如何進行管制。日本公明黨3月11日向河野外相提議“在CCW會議上就具體成果文件達成共識”。日本政府打算在這次CCW會議上發表建議,推動會議就人類如何參與LAWS、如何適用規定保護平民的國際人道法等展開討論。

圍繞管制的框架,拉丁美洲等部分國家要求制定具有法律約束力的禁止條約。對此,美俄等國稱“為時尚早”,雙方存在很大分歧。報道稱,日本政府準備在這次的見解中,瞄準制定沒有法律約束力的文件,首先凝聚各國共識。

(2019-03-15 14:58:20)

【延伸閱讀】斥資9000萬美元!美軍人工智能研發火力全開

參考消息網3月12日報道 俄羅斯戰略文化基金會網站3月11日發表了題為《美國在信息戰領域大搞研發》的報道。報道稱,五角大樓推出了自己的人工智能戰略,它押注于不久前成立的“聯合人工智能中心”,后者今年預算高達9000萬美元。與白宮不同,五角大樓這一戰略的理念基礎仍然是以人為導向的人工智能,即人在“嚴肅認真”“負責任”地使用人工智能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

報道稱,信息正在成為愈加炙手可熱的武器,很多操縱社會意識的方法都建立于人工智能技術的基礎之上。如果說美國硅谷巨頭借助社交媒體、網絡機器人、算法,已經確立了對社會及政治的操控壟斷,那么美國的軍情機構也在朝著同樣方向前行,且更加野心勃勃。

報道認為,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項目局”(簡稱DARPA)是這一領域的領頭羊,它已斥資20億美元,用于人工智能項目研發。在2018年7月啟動的人工智能探索計劃便是其中一項,它意在推動機器學習第3次技術進步浪潮,適應不斷變化的情況。另一項目則意在實現科學知識獲取的自動化,對新數據和新的科學資源進行自動判斷、分析,從而提取有用信息,并與現有研究成果比對,而后孵化出新模型。其他一些項目則與新一代神經技術相關,即打造腦機接口,將意識轉化為信號,以感應方式操控自動裝置,如無人機等。

資料圖片:美國DARPA設想的未來智能作戰場面。(圖片來源于網絡)

資料圖片:DARPA人工智能研發示意圖。(圖片來源于網絡)

目前,DARPA跟人工智能相關的項目高達20余個,涉及網絡安全的超過60個。在該機構看來,人工智能尤其是機器的自主學習技能,就如同合作伙伴,能夠幫助設計師們發現疏漏與缺點。

2019年2月,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令,要求聯邦政府機構配置更多資源和投資用于人工智能的研究、推廣和培訓。這紙政令也被稱為“美國人工智能倡議”,它鼓勵投資及研究、制定行業標準、扶持相關人才、在國際市場上大力推廣美國的人工智能研發成果。特朗普的政令意在確立美國的壟斷性優勢,令他國變成美國相關產品的消費者。

在特朗普有關人工智能的行政令以及五角大樓相關戰略出臺后,美國海軍也于2月發布公告,認為在華盛頓的戰略對手所使用的武器當中,信息變得愈發炙手可熱,并提出了信息戰跨部門整合的概念,即所有參與網絡信息戰的人員,包括情報、通信、密碼、工程技術專家,不能各自為戰,而要集體行動。

報道指出,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網絡司令部還與馬里蘭創新和安全學會攜手運營了一個“夢幻港口”項目,這是一個向各類網絡公司開放的招標競賽平臺,內容包括發現和判斷近期將要或正在發生的內部人員威脅攻擊及未授權的訪問行為。

(2019-03-12 13:40:43)

?
幸运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