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

美軍反思:為何兵棋推演被中俄打得“落花流水”?

2019-04-05 12:02:17 參考軍事

參考消息網4月5日報道 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4月3日發表了戴維·阿克斯的題為《震驚:在最近的軍演中“俄羅斯”和“中國”戰勝了美國,這種狀況能挽救嗎?》的文章。文章稱,一名分析人士曾對“最新防務”網站記者悉尼·弗里德伯格說,美軍在軍事演習中不斷被打得落花流水。這位分析人士稱,解決最嚴重的問題需要每年花費240億美元。

作為2019年3月7日在華盛頓新美國安全中心舉行的一次專題討論會的一部分,位于加利福尼亞州的智庫蘭德公司的分析師戴維·奧克馬內克說:“在我們的演習中,每當我們與俄羅斯和中國交戰時,藍軍(模擬美軍,本網注)總是被打得屁滾尿流。”

文章稱,弗里德伯格用俏皮話調侃說:“事實證明,美國超級武器身上的致命弱點稍微有點太多了。”

據奧克馬內克稱,美國的基地很容易遭到遠程導彈的襲擊。航行在遠海區域的大型軍艦也是如此。奧克馬內克說:“依賴于飛機跑道和燃料庫等基礎設施的武器裝備,將面臨艱難的處境。在海面上航行的軍艦也將遭遇艱難的處境。”

國防部前副部長羅伯特·沃克也是新美國安全中心此次專家討論小組的成員。他表示,美軍對易受攻擊的大型基礎設施以及大型艦艇的過度依賴,使得從這些基地和艦艇上起飛的隱身戰機的高技術特性變得沒有實際意義。

弗里德伯格說:“在我所了解的每一個案例中,F-35隱身戰斗機在升空后成為‘空中的王者,但是這種戰機卻在地面上被大量摧毀。”

資料圖片:美空軍F-35A隱身戰機進行低空飛行訓練。(美國空軍官網)

資料圖片:美海軍“杜魯門”號核動力航母。(美國海軍網站)

文章稱,弗里德伯格解釋說,美軍越來越容易受到導彈的襲擊,這有助于解釋為什么美國海軍打算讓“杜魯門”號核動力航母比原計劃提前幾十年退役。

盡管如此,軍事計劃人員對美國用于投送力量的傳統手段進行反思不會有錯。奧克馬內克估計,要想改造美軍以使之適應與俄羅斯和中國的高技術戰爭,需要在5年時間里每年花費240億美元。

“那么這240億美元用來買什么呢?”弗里德伯格問道。

文章指出,首先是導彈。很多、很多的導彈。

“具體而言,你會希望購買大量的遠程進攻性導彈”。

“你還會希望采購大量防御導彈以擊落敵人的進攻性導彈、有人戰機和無人機”。文章指出,這方面的一個短期解決辦法是美國陸軍新的“機動短程防空導彈組”,即安裝在8X8“斯特賴克”裝甲車的“毒刺”防空導彈。

而更長遠來看,激光武器、電磁軌道炮和高能微波武器等,可以用低得多的成本擊落來襲的導彈。

文章認為,美軍還應該鞏固其指揮和控制網絡。弗里德伯格解釋說:“這包括從防干擾數據鏈路到戰斗機和軍艦上的電子戰設備的一切東西。”

奧克馬內克說:“各個軍種都喜歡在電子設備方面偷工減料,以便讓盡可能多的戰機和軍艦上天下海,但是造價數十億美元的軍艦由于沒有配備100萬美元的電子誘餌而遭摧毀,實在是一種糟糕的投資回報。”

沃克說,五角大樓可以通過報廢龐大而脆弱的武器裝備,來釋放出用于這些改革的資金。

沃克說,例如讓“杜魯門”號航母退役“在我看來似乎是正確的做法”。他還聲稱,美國陸軍的步兵和坦克旅的數量超出了其導彈防御力量所能保護的數量。

【延伸閱讀】美媒:駐歐美軍若與俄軍開戰 或先敗于交通堵塞

參考消息網7月9日報道 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6月24日發表了邁克爾·伯恩鮑姆的題為《在阻止與俄羅斯的戰爭時,美軍可能會陷入交通堵塞》的文章。

美國指揮官擔心,如果他們不得不前去阻止與俄羅斯的沖突,美國這支世界上最強大的軍隊可能陷入交通堵塞。

“悍馬”車在歐洲東進的路上可能不得不在狹窄的道路上跟在半掛車的后面緩慢行駛。美軍坦克可能會壓垮難以承受它們重量的銹跡斑斑的橋梁。軍隊可能會被愛顯示手中權力的護照檢查員和頑固的鐵路公司攔住。

盡管如果宣戰會掃除許多障礙,但交戰之前的模糊階段將構成一個大問題。北約部署到與俄羅斯接壤的成員國的只是一支少數基干人員組成的部隊。后備部隊需要跋涉數百英里。因此,種種拖延——由官僚主義、糟糕的規劃和日漸老化的基礎設施等眾多因素導致——可能使美國陸軍的規劃人員還在填寫需要經過德國進入波蘭的17個表格時,俄羅斯就已經占領北約在波羅的海的地盤了。

至少在白宮的一次演練與俄羅斯在歐洲開戰的演習中,后勤問題已經導致北約的失利。

這種可能性對曾經在歐洲訓練演習中受阻的士兵來說是切實存在的,就像去年美國陸軍一個中隊曾經打算用兩周的時間把他們的“斯特賴克”輪式裝甲車從黑海國家格魯吉亞通過火車運到德國。中隊指揮官亞當·拉基中校說,最終花了4個月的時間才完成這項工作,而在此期間軍隊就干等在德國,一沒戰車二沒武器。

美國陸軍前歐洲高級將領本·霍奇斯說:“要成為一支有效的威懾力量,我們必須能夠以與俄羅斯一樣快或者更快的速度前進。”

資料圖片:“軍刀打擊 2018”軍演期間,正在東歐開進中的美陸軍車隊。(圖片來源于網絡)

自2017年12月卸任以來,霍奇斯一直致力于在設在華盛頓的歐洲政策分析中心發出警告,而且他成功地推動把部隊的機動性問題列入下個月在布魯塞爾召開的北約峰會的議程。霍奇斯說,美國和北約必須能夠“集中足夠的能力,這樣俄羅斯才不會做出可怕的誤判。”

北約聯盟的最初理由是為了防范與俄羅斯的潛在戰爭。西方軍隊經常為大規模沖突進行演練——冷戰期間,東德和西德之間的前線距離距離20多萬美軍駐扎的地方只有幾英里。

但1991年蘇聯解體時,西方的規劃者們興高采烈地把指導手冊扔掉,寄希望于與莫斯科進行新的合作。因此在北約2004年擴張到曾經是蘇聯的領土多年后,北約一直沒有制定如何保衛新成員的計劃。

退役的美國陸軍中將、美國駐北約前代表道格拉斯·盧特說:“我們沒有從軍事角度考慮這次東擴。”

俄羅斯2014年占領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帶來了震動。西方規劃人員開始從垃圾箱中找回他們在冷戰時期的指導手冊。但他們對抗俄羅斯的能力已經萎縮到只能收縮的地步,他們在歐洲各地的行動能力已經退化。

他說:“交通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但這是一個更大問題的征兆。”他說:“我們現在面對的是我們過去25年來的形象問題,即歐洲是一個自由而且和平的整體。現在歐洲并非一個整體,既不自由,也不和平。”

在某些情況下,莫斯科的軍事規劃者更了解新的北約地盤上的橋梁、道路和薄弱點——因為這些地方曾是蘇聯的。

俄羅斯在自己的領土上調動軍隊沒有任何挑戰,但和平時期的一系列規定使歐洲內部的軍事行動變得復雜無比。

例如,德國只允許裝載著坦克和其他重型設備的卡車在平時的夜間上路。而并非北約成員國但與北約合作密切的瑞典要求在大多數軍事人員和裝備進入前要提前三周通知。而波羅的海國家的鐵路的鐵軌比西方標準寬,這意味著這些火車必須要費勁地卸貨,然后在與立陶宛接壤的波蘭附近重新裝車。(編譯/劉曉燕)

資料圖片:在歐洲利用鐵路機動運輸的美陸軍M2步戰車群。(圖片來源于網絡)

(2018-07-09 00:09:01)

【延伸閱讀】象步揚威!美F-35隱身戰機集群威懾中俄

近日,美空軍在猶他州希爾空軍基地,首次派出35架F-35A隱身戰機進行“象步游行”,美軍雖未明確指出,但外界猜測此舉威懾中俄意味明顯,本圖集就此為您展示。

美空軍F-35A機群首次進行“象步游行”動態圖。

此次進行“象步游行”的35架F-35A(陸基常規起降型)隱身戰機,分別隸屬于美空軍第388戰斗機聯隊和第419預備役戰斗機聯隊,兩個聯隊均駐扎于希爾空軍基地,是美空軍第一批具備實戰能力的F-35A戰機部隊。

F-35A隱身戰機的詳細技參介紹圖。

F-35A于2016年8月正式進入美空軍服役,而當年8月美空軍就已接收了100架F-35A戰機。僅過了2年時間,美軍F-35系列(A、B、C)三種型號已列裝超過320架,成為全球目前列裝數量最多的隱身戰機,可見美國洛馬公司的產能較為強大。圖為洛馬公司的F-35脈動生產線,號稱可達到“每天一架”的產量。

2018年6月11日,洛馬公司向美空軍交付了一架單機編號5176的F-35A戰機,這是洛馬累積向客戶交付的第300架F-35戰機。

值得一提的是,美海軍陸戰隊的F-35B(短垂起降型)還于今年9月27日,從“埃塞克斯”號兩棲攻擊艦上起飛,首次對阿富汗境內的塔利班目標實施空襲,完成了美軍F-35部隊的首次實戰。圖為當時停放在“埃塞克斯”號兩棲艦甲板上的2架F-35B戰機,其中一架正在掛載航彈。

本圖詳細對比了F-35系列三種型號的作戰性能,其中F-35A是唯一配備固定航炮的型號,F-35B則是三型中唯一具備短垂起降能力的,而F-35C是三種型號中尺寸最大的,其作戰半徑也是三型中最大的。

F-35A大機群升空后,分成多個四機編隊,浩浩蕩蕩飛越希爾空軍基地動態圖。

F-35B短垂隱身戰機從“埃塞克斯”號兩棲艦上起飛瞬間。

美軍F-35的未來動向值得高度關注。圖為美空軍F-35A戰機與現役其他主力機型的合影。

F-35脈動生產線資料圖。

(2018-11-27 08:51:00)

【延伸閱讀】美媒:超七成美軍人認為中俄是重大威脅 擔憂“新大戰”將爆發

參考消息網10月19日報道 美國《軍隊時報》網站10月16日發表了利奧·沙恩三世的題為《為什么如今的軍隊擔心一場新的戰爭即將到來》的報道。

《軍隊時報》對美國現役軍人的一項最新調查顯示,近一半的現役軍人認為美國很快將被拖入一場大規模戰爭。由于對全球總體不穩定尤其是對俄羅斯和中國感到擔心,軍人的焦慮情緒明顯上升。

在接受《軍隊時報》匿名調查的現役軍人讀者當中,有大約46%的人說他們認為美國將在明年被拖入一場新的戰爭。2017年9月一次類似調查中只有5%的受訪者持相同觀點。

報道稱,另有50%的受訪者認為美國在明年不會陷入大型沖突。但這一比例處于下降過程中,因為2017年秋天有超過三分之二的受訪者認為不大可能爆發戰爭。

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一再強調要提高軍事戰備能力,以應對外來敵人越來越大的威脅,包括松散的恐怖組織和傳統的大國競爭對手。與此同時,五角大樓高官也公開表示有必要為一場與“勢均力敵”的對手爆發的沖突做好準備。對戰爭的擔憂正是在上述背景下出現的。

資料圖片:美軍特戰隊進行巷戰突襲演習。(圖片來源于網絡)

資料圖片:2017年朱日和閱兵式上的中國99主戰坦克方隊。(圖片來源于網絡)

報道稱,在被問及具體國家時,受訪軍人表示俄羅斯和中國是他們最擔心的國家。調查顯示,將這兩個國家視為重大或主要威脅的軍人數量大幅增加:大約71%的軍人認為俄羅斯是重大威脅,與2017年的調查相比增加了18個百分點;69%的軍人認為中國構成重大威脅,較去年增加了24個百分點。

五角大樓一些高官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2017年,美國海軍陸戰隊司令羅伯特·內勒上將曾對海軍陸戰隊員說,他認為一場“大戰”即將爆發。

內勒對美國駐挪威海軍陸戰隊員說:“我希望我是錯的,但戰爭即將到來。”

報道稱,《軍隊時報》的調查顯示,網絡恐怖主義被認為是美國安全面臨的首要威脅。近89%的受訪者將其列為重大威脅,超過一半的受訪者稱之為主要關切。很多軍人擔心美國并沒有為網絡戰做好充分準備。

資料圖片:俄軍“勝利日”閱兵式上的2S19自行火炮方隊。(圖片來源于網絡)

與國內恐怖組織相比,“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組織這樣的外國恐怖組織被認為是較小的威脅。大約57%的軍人認為居住在美國的伊斯蘭極端分子是一個重大威脅。2017年,有超過59%的軍人認為“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組織構成重大威脅。

報道稱,在今年的民調中,將朝鮮視為重大威脅的受訪者比例降幅最大。一年前,有超過72%的軍人認為朝鮮是重大威脅,但在今年的民調中,這樣描述該國的人只占46%。

雖然仍有美軍部署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或許正是因為如此——但只有不到13%的軍人將這些國家視為重大威脅。這一比例遠低于伊朗(41%)、敘利亞(24%)和沙特阿拉伯(18%)。

報道稱,與以往的調查相似,沖突地區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也被認為小于白人民族主義者(35%,較一年前略有上升)和移民(23%,與一年前持平)。

(2018-10-19 13:01:00)

?
幸运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