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

《美女還是老虎》權力空間視域下的倫理困境

2019-04-04 14:38:18 青年時代2019年6期

邵偉萍

摘 要:弗蘭克·斯托克頓的短篇小說《美女還是老虎》描繪了人的精神和情感世界在極權統治下掙扎的悲劇。本文以空間理論批評和文學倫理學批評為視角,從表征權力的空間之競技場以及權力空間失衡造成的倫理選擇,尤其是女性的倫理困境兩個方面展開分析。

關鍵詞:極權統治;競技場;倫理困境;女性

《美女還是老虎》是由美國作家弗蘭克·斯托克頓于1882 年發表的一篇著名短篇小說。講述一個半開化的皇帝,制定一道看似民主正義,實則荒誕、專制的法律審判程序。故事高潮留下了一個兩難問題——公主最后會給情人暗示“美女門”還是“老虎門”就戛然而止。不預設結局的巧妙構思與淡筆勾勒人物、近乎寫意的白描使小說突破了傳統的悲劇敘事,極具張力和隱喻。但到目前為止,只有少數學者對這篇小說進行了深入地探究。劉建梅從敘事結構與話語敘述者、對話與空白、文本與互文三個方面討論小說的敘事效果;付芳對該小說開放式的結尾進行了較為詳細地分析研究;彭 穎從羅爾斯的正義論視角看,從四個方面論證偽正義性;楊雯運用韓禮德的銜接與連貫理論中的詞匯銜接以及英語句式特征,通過分析文章中的詞匯復現和不同句式體現的含義來探析該作品主題。除此之外,更多的是從權與法的視角對小說的悲劇進行研究。比如,何峻從男權制度的角度,對女性悲劇進行解讀;吳碧宇結合敘事理論視角對小說中的踐踏生命權、漠視尊嚴權的人權悲劇敘事進行闡釋。對《美女還是老虎》的文學解讀大多集中于權、法角度,但是對于作為權力的表征存在的空間——競技場,以及在發生在這個競技場上,人們的倫理困境卻缺乏關注。所以本人擬結合文學倫理學批評和空間理論批評,從空間與權力關系解讀競技場這個權力空間,探討在極權統治下,競技場上人物的倫理困境和倫理選擇。

一、競技場上的權力展演

20世紀70年代以來,西方學界出現了“空間轉向”,福柯的權力空間理論成為人文社科領域關注的焦點。福柯的權力空間理論揭示了權力、身體和空間相互作用的實質:“空間是任何公共生活形式的基礎,空間是任何權力運作的基礎”。而“身體是連接個人自我同整個社會的必要環節,也是把個人自身同知識論述、權力運作以及社會道德以及社會道德連接在一起的關鍵鏈條。”

從權力與空間的視角來看,宏觀上,小說中描寫的空間形成了一種權力關系:以競技場內為中心,競技場墻外為邊緣;微觀上,競技場內的設置、制度反映出權力運作的痕跡。這兩種空間作用方式反映了競技場無所不在的權力控制,增強了作品的象征意蘊和批判內涵。“在文學作品中,社會價值與意識形態是借助包含道德和意識形態因素的地理范疇來發揮影響的”。小說如何將復雜宏大的具象空間引申為抽象空間,從而反映空間安排與權力間的交互作用,是本文分析的關鍵。

首先,權力試圖通過競技場的建立和用處對這個空間進行控制。這個競技場是按皇帝的想法建立的,既不用來讓人們觀賞表演,也不用來讓人們表達政見,讓它成為民聲表達之地。他把這個圓形競技場當作規訓臣民的場所——用競技場審判“罪犯”,“主持正義”。當臣民被指控犯罪并且這個案件足以引起國王的關注時,國王就會發布公告,將罪犯帶到他建造的競技場去。

其次,權力通過審判程序對身體實施絕對控制。身體是話語權和權力規訓的客體,權力在背后操縱身體,進而建立霸權。如果這位被指控有罪的人打開了一扇門,從這扇門中出來的是一只饑餓的老虎,老虎會立即向他撲上去,并將他撕碎,這就是對他所犯罪行的懲罰。但是,如果這位被指控有罪的人打開另一扇門,從里面出來的是一位女士,那么他是清白的,并且可以迎娶這位女士。然而,不管是在競技場內審判的犯人還是門后的美女而言,對自己身體的支配權根本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奢望。就是作為勇猛的代名詞的老虎,也無法決定自己的身體何時進餐。

再次,權力對競技場的圍觀者,也就是這個國家的臣民起規訓作用。“所有人都聚集在競技場上”“來自四面八方的人聚集在公共競技場周圍和圍墻的外面”。競技場外的圍墻進一步確立了中心和邊緣的對立關系,圍墻外的空間意象在文本中并沒有過多涉及,它們是小說中的邊緣空間,但權力通過“看與被看”的模式,滲透到邊緣地帶。“觀者被權力賦予‘看的特權,通過‘看確立自己的主體位置,被觀者在淪為‘看的對象的同時,體會到觀者眼光帶來的權力壓力,通過內化觀者的價值判斷進行自我物化。”

《美女還是老虎》透射出對以民主為外表的強權的批判,競技場既是這種權力生發的工具,同時也驅動了單向——(競技場內)中心指向邊緣(競技場墻外)的規訓的過程。圍繞這個競技場運作的權力,使被這個權力包圍在內的人陷入了艱難的倫理選擇和倫理困境。

二、權力空間下人的倫理選擇

倫理困境與倫理選擇皆是聶珍釗教授創立的文學倫理批評理論的重要術語,是“文學作品的核心構成”,屬于倫理學范疇。倫理關系的混亂給文本中人物帶來的矛盾與沖突即為倫理困境。它往往由倫理悖論所致,普遍存在于文本中,而且難以調和與解決。文本人物基于此而所做的抉擇即為倫理選擇。小說表現了人在失衡的權力空間下的倫理困境和倫理選擇,這種倫理困境是多層次的、復雜的、深刻的,它在約束人行為的同時,也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與束縛,使人們在倫理漩渦中無法脫身,女性尤甚。

在權力空間里,皇帝站在了最頂端,個人的權利空間受到了壓迫。受審者在這個競技場上完全沒有申辯的權力,在這個權力空間里,受審者失去話語權。兩道門的選擇,看似民主、人道,但這只不過是統治者變得更為狡猾、陰險,調整統治方式與統治策略以粉飾血腥和殘暴,使被統治者失去所有反叛性。公主的情人面對兩扇一模一樣的門,他會做什么選擇?選擇相信自己愛的人所指的right door還是選擇不相信公主而走向另一扇門?如果他打開了公主指向的那扇門,里面是一只餓虎,臨死前他會作何感想,怨恨?理解?如果那扇門背后是美女,他迎娶美女時又該以何姿態出現在公主面前?又或者他根本不相信公主,活著?死去?這背后的種種都是情感的掙扎和選擇的艱難。

值得注意的是,在以男性為主體建構的權力空間結構中,女性空間更是被大大地邊緣化了。因為不具有空間的支配權,女性從而也喪失了話語權。

公主是皇帝的掌上明珠,看似有很多權力,然而作為一國之主的女兒卻絲毫得不到來自父親對自己作為一個女性,作為一個人應該有的的心理需要及情感訴求的肯定和認同。在這個審判情人的競技場上,她不再是一個位高權重的公主,而是跟疑犯妻子一樣,承受著艱難的倫理困境的女性。一方面,她渴望一份真摯的、沒有權勢滲透的感情,而另一方面,她從父親那里接受來的影響根深蒂固并且深深認可父親的極權統治。公主看似備受寵愛,擁有比其他女性更大的女性空間,實則不過是依附于血緣和男性的虛假的女性空間,最終還是得服從于這個國家的統治者、她的父親制定的這一套極權審判程序。公主在得到愛人求助的信號后悄悄地指了“the right door”,“right”一詞本身具有兩層含義:右邊的和正確的。那么右邊的門是老虎門還是美女門?而對她來說,哪種選擇才又是正確的呢,看著自己愛的人與別的女子喜結姻緣還是眼睜睜的看著他死于虎口?

再說門后的美女,只是這道審判程序中的一個物品,無法為她自己選擇共度一生的丈夫。她不知曉當大門打開時會是一個什么樣的男人出現在面前,英俊或丑陋,善良或兇殘,是否有罪,是否有家庭,這些,都不是她能選擇的,只能被動的接受,并且一定要接受。從個體角度來說,或許她所有的運氣就是那個受審者推開了“老虎門”,葬身于惡虎的口腹之中。然而,下一次審判的時候,誰能允許她、告知她:你可以不站在這門后了。

還有一個經常被忽略的女性,受審者的妻子。她的悲劇顯而易見。她的丈夫不管是被老虎咬死,還是迎娶另一個女子,都將給她帶來莫大的痛苦。她的后半生注定孤苦無依。整個事件中,她是最無辜的,卻也是最悲劇的人,只因她是沒有出現在競技場上,常受忽視卻極受競技場事件牽連的人。

小說表達了作者人在失衡的權力空間下的倫理困境和兩難的倫理選擇,人物的倫理身份隨著權力空間的操控而嬗變,權力空間的非正常化引發了倫理身份認知的混亂,導致人物深陷倫理困境,小說中除了皇帝,幾乎無一幸免地墮入空間中的倫理困境。無論是犯了“愛上公主”之罪的的俊青年,還是備受皇帝寵愛的公主,亦或是門后的美女,更甚是被忽視的受審者妻子。他們的際遇無不說明,每個個體的命運和人生都被權力機制操控著,監督著。

三、結語

競技場是極權統治的工具,它驅動了規訓同時斷絕了所有反抗。一方面,皇帝通過審判充分顯示自己的權力,在身體上、精神上奴役臣民,表面上是給了犯罪之人選擇的權力,實際上卻通過看似合理的審判程序,令其失去所有的反叛性。另一方面,審判的結果無不跟競技場墻外的人聯系起來。于是乎,每個人都自主或不自主地面臨著倫理選擇和倫理困境。作者在這篇小說里表達了一種對披著民主的外衣的極權統治的批判,以競技場小而特殊的空間見極權社會這個大而一般的空間,以俊青年和公主的倫理選擇見人類深刻的生存哲學。

參考文獻:

[1]汪行福.空間哲學與空間政治——福柯異托邦理論的闡釋與批判[J].天津社會科學,2009.

[2]包亞明.《現代性與都市文化理論》[M].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08.

[3]聶珍釗.文學倫理學批評導論[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4.

?
幸运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