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

高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精準認定的新思路

2019-04-04 11:15:00 河南教育·高教2019年2期

沈波

摘要: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認定是高校資助工作開展的基礎和關鍵,但目前部分高校的認定方式存在缺乏主動性、客觀性、隱蔽性、靈活性的弊端,亟待開辟“精準認定”的新思路。高校要在保護學生隱私的基礎上,簡化申請程序,嚴格把控評議過程,利用定性和定量相結合的方式精準認定困難學生,實現資助網絡的精準覆蓋,讓有限的資助資源發揮最大的效益。

關鍵詞: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精準認定;精準覆蓋

資助家庭經濟困難學生順利完成學業,是高校堅持社會主義辦學方向,加強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內容。2017年,政府、高校及社會制定實施的各類政策措施共資助全國普通高等學校學生4275.69萬人次,資助總金額共計1050.74億元,比2016年增加;了94.9億元。隨著資助人數和金額的大幅增加,各高校必須推進以精準認定為基礎的學生資助精準化工作,全面、準確、及時地把國家學生資助政策落到實處,確保資助資金真正落實到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身上。

一、現有認定方式的弊端

(一)缺乏主動性

目前,高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認定的第一步是學生本人主動提出申請,而沒有設置資助主體主動去發現困難學生的環節,這極易導致一些性格內向、自尊心強的經濟困難學生不愿主動說出家庭實際情況。認定評議小組只能被動地接受學生的申請,在認定的過程中會遺漏掉一部分困難的學生,而有些家庭經濟尚可的學生卻在極力爭取后被認定為家庭經濟困難學生,造成有限的助學資源沒能分配給真正需要幫助的學生。這種信息不對稱的情形容易產生資助資金錯位發放的現象,進而容易引發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和非家庭經濟困難學生之間、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和學校(輔導員、班主任)之間、家庭經濟困難學生之間的矛盾。

(二)缺乏客觀性

家庭經濟絕對困難的學生,如烈士子女、低保家庭子女、由社會福利機構監護的學生、農村五保戶家庭的子女等是非常容易被定位到的,但相對貧困和非貧困之間的界限較為模糊,相對困難的學生很難被準確定位。目前,高校對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認定主要從以下兩個方面來考量。第一,生源地提供的困難證明。此種認定以生源地村委會或居委會、鄉鎮或街道民政部門出具的《高等學校學生及家庭情況調查表》為依據。第二,同學、教師評估的消費水平。學院建立以班級為單位的認定評議小組,一般以班主任、輔導員和學生代表為小組成員,通過對學生日常生活水平進行考量,存在較強的主觀性。在這種二維認定體制下,信息出現了嚴重的不對稱,評議認定小組成員過分依賴主觀材料而缺乏有效的客觀數據,無法深入了解學生的家庭經濟情況,必然導致認定結果存在一定偏差。

(三)缺乏隱蔽性

高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認定的經驗模式和民主評議模式都需要層層審議、層層公示,因而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整個家庭情況在自己老師和同學面前被暴露得一覽無余。家庭經濟困難學生本身就是弱勢群體,他們自卑但又有著強烈的自尊心,希望得到別人的尊重和肯定。但是,我們一直用這樣“粗暴”的方式在做認定工作,事實上,在這樣的認定過程中我們一次又一次地傷害了這些學生,這對他們大學四年的學習、生活和社交等都有負面影響。學生的隱私得不到保障,自然不愿意主動提出申請,這無疑給精準認定工作的開展增添了阻力。

(四)缺乏靈活性

高校在每一學年都有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認定工作,其中新生的認定工作在人學后2周內開展,非新生為每年5月份開展,這種以學年為單位時間的認定方式存在嚴重的滯后性。按照要求,只有被認定為家庭經濟困難的學生才能參與勵志獎學金評定、發展性資助、國家助學金、學費減免等項目,并且社會資助項目資助的對象也是從已認定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庫中進行擇優推薦。因此,當有些學生因為突發事件造成家庭經濟困難,同時又不在認定時間段內的,他們將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沒有機會被認定為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無法享受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資助,只能申請微薄的臨時困難補助。而有些一開始被認定為家庭經濟困難的學生,在其家庭經濟情況好轉后,高校沒有及時將其從困難學生數據庫中移除,使得這些學生仍然享受資助待遇,同樣造成了資助資源的錯位。

二、精準認定的新思路

(一)定期預警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實現資助全覆蓋

學校可以調取學生校園卡的消費數據,根據學生校園卡消費情況,發現部分家庭經濟困難但不愿意提出申請的學生,輔導員和班主任要做好重點觀察工作,及時與他們進行談話。同時,對于消費過高的受資助學生,高校要深入了解情況,杜絕個別學生為獲得資助謊報家庭情況的行為。調取校園卡消費記錄,一方面可以擴大資助對象的范圍,提高貧困生資助體系的效率,另一方面也可以及時全面地掌握受助學生的生活、學習狀況,完善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資助體系。

(二)開展多維度考量,堅持主客觀統一

針對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認定,高校要建立定性與定量相結合的具有代表性、完整性、可比性和可行性的指標體系,促進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資助工作公平、深入地開展。在認定評議過程中,高校從學生家庭經濟情況、在校消費情況和綜合素質表現三個維度進行考量,具體考察指標體系見表1。高校在此考察維度的基礎上,再逐一對相應指標確定比重并予以賦值,從而使結果得以量化,為認定提供參考。

(三)摒棄全開放模式,保障學生隱私權

認定工作要隱蔽地開展,在保證認定工作公開、公平、公正原則的基礎上最大程度地保護困難學生的隱私。這就要求簡化學生申請程序,嚴格把控認定、審核程序,讓班主任、輔導員主導認定工作,主要班委和室友參與評議。具體過程如下:第一,需要申請認定家庭經濟困難的學生向班主任口頭提出申請,初次申請者填寫《家庭情況調查表》和《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認定申請表》,重復申請者則無須再次填寫,對于校園卡消費過低的學生由班主任、輔導員逐一確認是否需要申請。第二,班主任或輔導員根據班級學生申請情況進行逐一談話,深入了解學生家庭現狀,并做好談話后的記錄。第三,各班成立以班主任為組長、年級輔導員為副組長、若干學生代表(主要班委和寢室同學)為成員的班級認定評議小組。在班主任談話的基礎上,班級認定評議小組根據學生的綜合素質表現和在校消費情況進行評議,確定本班級各檔次的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名單,報學院認定工作小組進行審核、評議。第四,學院認定工作小組審核后,在網站上以“學號+困難檔次”的形式進行隱形公示,困難檔次分為絕對困難、相對困難和不困難,充分保障學生的隱私權。

(四)構建動態數據庫,完善困難生檔案

認定過程和認定結果并非僵化不變的,而是動態的、可調整的,應隨時根據學生家庭經濟的變化情況及時予以增補刪減。因此,每2個月進行一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調整,通過同學反映、調查校園卡消費情況、家訪等途徑及時掌握經濟困難學生情況,實現對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動態調整。對那些家庭經濟條件顯著改善的學生就應當考慮減少或取消其作為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資助,而將家庭經濟情況突然惡化的學生認定為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納入到資助體系內,確保有限的資助資源落實到真正需要幫助的學生身,上。

綜上,希望高校資助政策的實施更有助于管理和教育工作的開展,即通過資助工作,促進學生全面發展,o高校要教育學生懂得感恩、懂得回報,讓學生感受到黨和政府的關懷,感受到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感受到學院的溫暖,感受到教師和同學的愛心,從而激發他們刻苦學習、立志成才的社會責任感,使他們更加珍惜和珍愛自己的大學生活。

參考文獻:

[1]教育部全國學生資助管理中心.2017年中國學生資助發展報告[N].人民日報,2018-03-02.

[2]吳麗仙.建立精準學生資助工作機制研究[J].教育評論,2015,(9).

[3]邢鵬飛.試析高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認定工作的難點與對策[J].中國成人教育,2009,(23).

[4]鐘央文,錢曉萍,毛宇峰.高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有效認定機制的再思考[J].遼寧教育研究,2008,(2).

?
幸运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