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

特朗普想拉巴西入北約?歐洲:過分了啊!

2019-04-04 14:17:06 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4月4日報道 俄羅斯《專家》周刊網站3月21日發表文章《為什么巴西不會加入北約》稱,美國總統特朗普想讓巴西加入北約。但只要歐洲國家還在北約,巴西就不會加入。

文章稱,特朗普總統仍然是全世界主要的新聞制造者。白宮主人正在公然顛覆當今國際關系體系的常規和標準,他從不羞于提出極端的想法和建議。

最近,特朗普在巴西總統雅伊爾·博索納羅訪美期間向他提出了建議。特朗普說:“我打算向巴西提供‘非北約主要盟友地位。甚至可以考慮北約成員國的地位。需要和很多人商量這件事,但確實可以是北約成員國。”

文章稱,建議的第一部分合情合理,沒什么大不了的。擁有美國“非北約主要盟友”地位的國家超過一打,它們能以簡化程序購買美國武器,并與華盛頓進行更高級別的溝通。不過,雙方不作任何特殊保證,不承擔任何義務。比如,阿根廷1998年獲得了這一地位,但在基什內爾夫婦上臺執政后,這沒有妨礙它在21世紀頭十年“向左轉”。因此,即使美國給予巴西這一地位,倘若博索納羅及其親美支持者堅持不住,也不會在“非北約主要盟友”的機制下給美國造成任何麻煩。最后,特朗普只要剝奪巴西的地位就行了。

但正如文章所指出,建議巴西加入北約則是新鮮事。巴西或許會加入上世紀90年代和21世紀頭十年的北約,但現在的北約可沒有它的一席之地,因為北約已經變成一個更加復雜的機構,不再是昔日的“美國和28個諸侯”。《華盛頓郵報》稱,“特朗普要么沒搞懂北約的本質,要么是公然無視之”。

北約擴張的辯護者會說,為什么不把距離更遠但更穩定、更可靠的國家拉進北約呢?比如巴西。

的確,這種擴張完全符合美國的利益。比如,與巴西的軍事政治聯盟將幫助美國贏回一部分“向左轉”的拉美國家,把格蘭德河以南的地方重新變成美國的安全后院。

但文章認為,不能把美國和歐洲國家混為一談——對德國和法國來說,這些地緣政治的新花樣根本不重要。歐洲曾無條件對美國亦步亦趨,北約也被單純視為美國控制世界進程的工具。但現在,歐洲開始發聲,與其說它想確保自身安全,倒不如說是不想參與美國異想天開的全球外交計劃,更何況是跟在經濟和政治上無甚交集的南美國家打交道。如今,北約在整個南美只與哥倫比亞有勉強的“伙伴關系”。

因此,歐洲國家很可能阻止北約向巴西擴張。文章稱,它們的辦法有很多。首先,必須通過修改憲法性文件才能逾越的《北大西洋公約》第10條。其次,歐洲國家完全可以揪住其他形式上的理由不放,比如,巴西與烏拉圭和玻利維亞有領土爭議。最后,歐洲人沒有理由迎合特朗普的任何想法。

如果美國總統未來向北約提出這種任性的單邊倡議,那么歐洲將繼續建立并鞏固代替北約的聯合防務機制。這樣一來,跨大西洋關系將進一步破裂。

【延伸閱讀】特朗普要求北約成員國繼續增加國防開支

4月2日,在美國華盛頓白宮,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到訪的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不在畫面中)舉行會談。美國總統特朗普2日在與到訪的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舉行會談時表示,北約成員國應繼續增加國防開支。特朗普說,雖然北約成員國的國防開支已有大幅增加,但他要求北約國家繼續增加國防開支,重申北約各成員國國防開支應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2%的目標。新華社/路透

4月2日,在美國華盛頓白宮,美國總統特朗普(右)與到訪的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舉行會談。美國總統特朗普2日在與到訪的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舉行會談時表示,北約成員國應繼續增加國防開支。特朗普說,雖然北約成員國的國防開支已有大幅增加,但他要求北約國家繼續增加國防開支,重申北約各成員國國防開支應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2%的目標。新華社/路透

4月2日,在美國華盛頓白宮,美國總統特朗普(右)與到訪的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舉行會談。美國總統特朗普2日在與到訪的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舉行會談時表示,北約成員國應繼續增加國防開支。特朗普說,雖然北約成員國的國防開支已有大幅增加,但他要求北約國家繼續增加國防開支,重申北約各成員國國防開支應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2%的目標。新華社/美聯

4月2日,在美國華盛頓白宮,美國總統特朗普(右)與到訪的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舉行會談。美國總統特朗普2日在與到訪的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舉行會談時表示,北約成員國應繼續增加國防開支。特朗普說,雖然北約成員國的國防開支已有大幅增加,但他要求北約國家繼續增加國防開支,重申北約各成員國國防開支應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2%的目標。新華社/路透

4月2日,在美國華盛頓白宮,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到訪的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不在畫面中)舉行會談。美國總統特朗普2日在與到訪的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舉行會談時表示,北約成員國應繼續增加國防開支。特朗普說,雖然北約成員國的國防開支已有大幅增加,但他要求北約國家繼續增加國防開支,重申北約各成員國國防開支應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2%的目標。新華社/路透

4月2日,在美國華盛頓白宮,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到訪的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不在畫面中)舉行會談。美國總統特朗普2日在與到訪的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舉行會談時表示,北約成員國應繼續增加國防開支。特朗普說,雖然北約成員國的國防開支已有大幅增加,但他要求北約國家繼續增加國防開支,重申北約各成員國國防開支應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2%的目標。新華社/美聯

(2019-04-04 08:17:00)

【延伸閱讀】北約70周年大會繞不開“份子錢” 西媒:特朗普或有意外舉動

參考消息網4月3日報道 西媒稱,北約29個成員國的外長3日至4日將在華盛頓召開會議慶祝北約成立70周年,討論軍費分擔問題以及來自俄羅斯的挑戰。具體而言,就是北約每個成員是否能如5年前承諾的那樣在2024年之前將軍費開支的比例增至GDP的2%。而美國總統特朗普仍可能會有出人意料的舉動。

據埃菲社4月1日報道,2018年7月在布魯塞爾舉行的北約峰會上,特朗普曾猛烈抨擊德國作為歐洲最大的經濟力量軍費開支卻僅占GDP的1.23%,甚至因德國與俄羅斯在能源領域達成協議而指責德國是俄羅斯的“俘虜”。

本次會議由于是部長級會議,特朗普將派遣國務卿蓬佩奧出席,但推特作為他口誅筆伐的武器隨時“待命”。蓬佩奧上周已經提前透露美國希望在此次外長會議期間宣布與北約盟國采取“一系列行動”來針對俄羅斯,并表示軍費開支問題必然會被擺上桌面。

根據北約3月14日發布的一份報告,歐盟在2018年的軍費開支比上年增長了5.19%,但北約成員國中只有7個國家的軍費開支占GDP比例達到了2%,分別是美國、英國、波蘭、立陶宛、拉脫維亞、希臘和愛沙尼亞。

報道稱,從歐洲的角度來看,最迫切的挑戰并非國防開支問題,而是如何在一個沒有《中導條約》的世界繼續生存下去。一旦華盛頓在8月2日最終徹底退出《中導條約》,那么歐洲將處于被夾在美俄兩大力量中間的尷尬境地。

此外,北約面臨的另一個最緊迫的挑戰是確定其部隊在16年后如何撤兵阿富汗,特別是在美國正與塔利班展開對話以結束沖突的背景下。

報道稱,由于4月4日是北約成立70周年紀念日,這次北約外長會議具有重要的象征意義。(編譯/韓超)

(2019-04-03 00:16:01)

【延伸閱讀】離開美國的北約,能自保嗎?

參考消息網4月1日報道 英國《經濟學人》周刊網站3月14日發表文章稱,特朗普對盟國的矛盾心理幾乎招致人們考慮美國治下的和平終止會產生什么影響,而通過各種可能性的設想可以看出,歐洲想要實現防務獨立困難重重。

文章稱,假如有一天早晨,一條推文宣布:美國即將退出北約,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的一個樂觀版本是:除了抗議的怒吼外,就是歐洲齊心協力組織自己的防務工作,可以將其稱為歐洲合眾國。

難以擺脫對美國的依賴

但文章指出,歐洲人會立即面臨制度障礙。在受共識約束的北約組織中,指揮和控制已經足夠困難。歐洲人如果單獨行動,將面臨更大的挑戰。雖然歐盟可能希望發揮領導作用,但其DNA中卻沒有軍事思維這一要素。此外,一個只有歐盟的聯盟會成為北約組織蒼白的影子:英國脫歐后,非歐盟國家將占北約防務開支的足足80%。

文章稱,實力方面也會有差距。情況糟糕到什么程度將取決于同時完成的使命,以及正在進行的行動的數量。以歐洲為首的對利比亞和馬里的干預行動,暴露了在空中加油、情報、監視和偵察等重要領域對美國的依賴。同時,恐懼和不信任可能會迅速共同作用,使各國將狹隘的國家利益置于歐洲團結之上。由此可能在美國退出以后產生第二個、也許是更有可能的局勢版本:歐洲分裂。

倫敦皇家三軍研究所的喬納森·埃亞爾設想了歐洲分裂后的混亂局面:峰會接連不斷,各國重新開始制定各自的防務戰略,許多國家紛紛謀求達成雙邊協議。在中歐地區,他預見到波蘭和羅馬尼亞結成聯盟,以確保東部邊界的安全。

文章認為,這些情況很容易重新出現。北約資深官員邁克爾·魯勒警告說:“建立一個單純歐洲國家的防務體系會在政治、財政和軍事上使歐洲人不堪重負。”

歐洲防務欠缺戰略文化

文章稱,對歐洲來說未來采取第三條道路顯得更具吸引力——這也許可以稱為“歐洲升級版”。這會牽扯到歐洲人進一步加強自己的防務能力,但會采取幫助說服美國人、使之留在聯盟之中的方式:較少缺乏嚴謹性地談論創建歐洲軍隊,而更多地致力于開發目前缺乏的能力。

文章指出,歐洲升級版聽起來像是一個很容易采取的選項,但并非如此。這需要資金、創造性和悉心的工作。在彌補歐洲實力的差距方面付出認真努力不會是代價低廉的。歐洲各國,特別是大國的政府必須找到一條途徑,向本國選民兜售大幅度增加的防務預算。

至于創造性,馬克龍所倡導的“歐洲干預倡議”是這種創新的一個例子。這是包容性的:十個成員國包括不屬于北約組織的芬蘭和即將退出歐盟的英國。其目標是培養一種共同的戰略文化,從而有助于歐洲在不要求美國援助情況下更為敏捷地應對本地區危機。

新核軍備競賽將成噩夢

文章稱,就在盟國努力應對有關未來的不同設想的時候,一只核大象進入房間。去年10月,美國(在沒有預先提醒歐洲人的情況下)宣布即將退出《中導條約》,并于2月發出正式通知。俄羅斯作出的反應是也退出該條約。

文章指出,一場新的核軍備競賽對北約來說會成為噩夢。北約以前就曾陷入這種狀況。20世紀80年代,人們擔心,俄羅斯的中遠程導彈會使歐洲盟國與美國“脫鉤”,這種擔憂導致一種雙軌策略:一方面尋求軍備控制,另一方面在幾個歐洲國家部署美國的導彈。不過,1987年簽署的《中導條約》卻使這些導彈被清除,并帶來長期的相對核平靜。

文章認為,放棄《中導條約》是對核武器的未來提出質疑的最緊迫理由,但是對美國承諾保衛歐洲力度的更廣泛懷疑也在蠢蠢欲動。無論人們喜歡與否,本世紀第一次,歐洲人不得不做好準備,加入一場有關歐洲大陸核武器作用的激烈辯論。

(2019-04-01 13:31:02)

【延伸閱讀】英媒:關于“威脅何在”,北約分歧嚴重

參考消息網4月1日報道 英國《經濟學人》周刊網站3月14日文章稱,北約各成員國對潛在威脅的看法不同,導致所謂的“360度安全策略”難以面面俱到。

文章介紹,駐拉脫維亞的北約多國戰斗群由加拿大主導,是北約自2017年以來作為其“加強前沿存在”行動的一部分而部署的4個戰斗群之一;其他3個戰斗群分別在愛沙尼亞(由英國主導)、立陶宛(由德國主導)和波蘭(由美國主導)。

文章稱,拉脫維亞的戰斗群是4個戰斗群中最國際化的:9個國家向這支1400人的部隊派兵。駐拉脫維亞特遣部隊指揮官喬希·梅杰上校將其稱之為“相當不錯地代表了全歐洲”。他們的任務是改變俄羅斯的策略。

俄軍現代化讓北約警惕

文章稱,2014年,俄羅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行動和“混合”戰術,對烏克蘭采取了軍事行動。想象同樣的戰術被用于波羅的海國家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

文章稱,拉脫維亞及其波羅的海鄰國也在時刻保持警惕。在愛沙尼亞的阿馬里軍用機場,北約已經為其波羅的海空中警務行動增設了一個額外支隊。

文章指出,北約在阿馬里的存在只是開始。一些人希望看到北約駐軍得到加強,使波羅的海空中警務行動變成空中防御,同時擴大戰斗群規模并使其成為永久性駐軍。

波蘭現政府如此熱衷于接待更多龐大的美國駐軍,以至于提出向美國支付約20億美元以建立一個永久基地。波蘭的歐洲盟國對這樣的雙邊協議表示不悅,因為這與北約的集體精神相悖。批評者們擔心,此舉可能分裂北約并激怒俄羅斯。

“360度安全策略”仍有漏洞

文章指出,北約各成員國對潛在威脅的看法不同。雖然波羅的海國家警惕來自俄羅斯的任何風力變化(拉脫維亞國防部長阿爾蒂斯·帕布里克斯說“我們的皮膚能感覺到”),但希臘人的皮膚感覺到的卻是來自同為北約成員國的土耳其的威脅。意大利人與其說擔心莫斯科,倒不如說擔心越過地中海的移民。法國人尤其把注意力放在穩定在非洲的前殖民地方面。而德國人似乎主要受到這樣一種想法的威脅:倘若北約和歐盟崩潰,他們將失去自己穩定和繁榮的基石。

為了兼容這些各不相同的利益,盟國已經制訂所謂的“360度的安全策略”,其內容包括應對不僅來自俄羅斯而且來自北非和中東移民和恐怖主義的威脅。

文章指出,這種包容的做法有其問題。其一是北約可能試圖做太多的事情,而失去對防御俄羅斯的核心使命的關注。另一個問題是,盡管速度極其重要,但在尋求全體成員共識的過程中決策會陷入麻煩。通過給予北約軍事首腦即歐洲盟軍最高司令更多自主權來簡化這一過程的努力,將遭遇擔心主權被放棄的成員國的抵制。

文章稱,對于威脅的差異看法也使調整成員國防務開支水平變得更加困難,這是北約目前最具爭議的問題之一。商定的防務開支目標是國內生產總值的至少2%。由于對俄羅斯非常警惕,拉脫維亞和波蘭等國家達到了這一目標,但其他許多成員國并非如此。

(2019-04-01 13:24:40)

【延伸閱讀】英媒:七旬北約能活到百歲嗎?

參考消息網4月1日報道 英國《經濟學人》周刊網站3月14日發表文章稱,70歲的北約正面臨一系列挑戰和難題,但不應低估北約重塑自我的能力。

文章稱,一聲響亮的“生日快樂”(1949年4月4日,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比利時、荷蘭、盧森堡、丹麥、挪威、冰島、葡萄牙和意大利12國在華盛頓簽訂了《北大西洋公約》,宣布成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本網注)是這個跨大西洋聯盟應得的。

在許多方面,這一聯盟似乎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它很快將擁有30個成員,覆蓋人口超過9.3億。其GDP加起來約占全球一半,國防開支約占全球的55%。這些盟國正在處理一份在去年峰會上擬定的長長的待辦事項清單,從雄心勃勃的戰備計劃到新的指揮中心。

然而文章指出,北約也正深感煩惱。

首次面臨領導力危機

文章援引美國前駐北約大使道格拉斯·盧特和尼古拉斯·伯恩斯的話說,唐納德·特朗普“把這個聯盟拖入了最令人擔憂的危機”。

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貝爾弗中心對“70歲的北約”進行的全面評估,列出了其面臨的一系列令人生畏的挑戰。其中最嚴重的是,“在其歷史上首次缺少強有力、原則性強的美國總統的領導”。

文章認為,北約確保了歐洲的安全,因而符合美國的利益。其支持者說,特朗普那種做生意的態度是錯誤的。的確,美國的盟友應該做得更多,但它們的貢獻增強了美國的實力,提供了軍隊、火力和寶貴的基地。在即將到來的大國競爭時代,放棄這些是愚蠢的。

美歐離心力是大難題

文章認為,如果北約希望在未來數十年內保持強大,它需要從現在開始做準備,在更多方面進行適應。以下三個領域最為突出:

首先是速度。文章稱,30個國家很難迅速作出決定。精簡北約的官僚機構應該有所裨益,但這還不夠。北約前最高軍事長官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說,如果他能揮動魔杖,他會讓北大西洋理事會憑四分之三多數票就能作出決定,無須一致通過。在某些情況下,連這樣也太慢了:要把北大西洋理事會召集起來可能需要三小時。北約前副秘書長桑迪·弗什博指出:“如果在導彈飛向曼徹斯特時必須召集北大西洋理事會開會,那么就要跟曼徹斯特說拜拜了。”

其次,北約應認真審視其優先考慮事項。文章稱,目前北約既在增強集體防御,又在進行危機管理。所導致的風險是,為了使其眾多成員留在聯盟內而左支右絀。它應該早些應對艱難的戰略選擇。可以放棄哪些任務?應該在多大程度上關注戰略意義日增的地區,比如北極?應該繼續向新成員敞開大門嗎?還是說,目前其擴張實際上已達極限?

文章認為,如果北約要保持其重要性,第三種思維轉變可能是最重要的:適應中國的崛起。

需“再次蛻變”重塑自我

文章指出,最終需要考慮在歐洲和美國間進行更明確的勞動分工。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的斯蒂芬·沃爾特說,美國與其歐洲盟友或許應該達成“一項新的跨大西洋協議”。但文章認為,目前達成這樣一項大協議的可能性很小。因為其前提是共同的世界觀,但這種世界觀并不存在。歐洲和美國在許多方面存在分歧。

文章還提出,若要重新進行雄心勃勃的勞動分工,領導力來自哪里?文章稱,北約各大國全都心煩意亂:美國是因為特朗普,英國是因為脫歐,法國是因為抗議活動和意大利的民粹主義者,德國是因為默克爾時代的結束,土耳其是因為受到遠離歐洲的誘惑。在這種情況下,僅僅作為盟友聚在一起似乎就是一項英勇的任務。

然而,文章認為,低估北約重塑自我的能力將是愚蠢的。但如果想在100歲時仍保持強健體魄,那么這個七旬老人就需要再次蛻變。

(2019-04-01 12:34:19)

?
幸运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