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

德高官擔憂中企競爭遭駁斥:“不要心血來潮”

2019-04-04 15:16:35 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4月4日報道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4月2日刊文稱,歐洲兩名負責決策的重要人物1日晚在布魯塞爾產生摩擦,爭論的焦點是歐盟當前所面臨的最重要的戰略問題之一:如何應對中國?

文章稱,德國經濟能源部長彼得·阿爾特邁爾正帶頭發起沖鋒,目的是推動“歐洲巨頭”與中國最優秀企業展開競爭。

和他發生爭吵的是歐盟委員會負責競爭事務的委員瑪格麗特·韋斯塔格。

今年2月,韋斯塔格曾阻止了歐洲兩家鐵路巨頭的并購計劃。該并購案發生在德國西門子公司與法國阿爾斯通公司之間,直接引發歐洲有關自身產業政策的一輪自省。人們爭論的焦點是,歐洲企業面臨的外國競爭以及歐盟并購規則是否仍然適用。

文章指出,阿爾特邁爾和韋斯塔格在歐盟政策中心的舞臺上表達了對立的觀點,這些觀點代表了歐盟在產業政策方面存在的廣泛分歧。

阿爾特邁爾對韋斯塔格說,她的競爭規則手冊需要改寫,以便將不按照同樣規則行事的外國對手考慮在內。

阿爾特邁爾希望,當歐盟行使允許或阻撓企業并購的權力時,能夠考慮到來自中國企業的競爭因素。

拿西門子與阿爾斯通的并購案來說,法德兩國政府認為,歐洲要對抗中國運營商,就需要出現一家鐵路行業巨頭。

文章指出,韋斯塔格的反擊非常有力。她說,歐盟的競爭規則必須優先考慮歐洲消費者的選擇,而不是歐盟成員國政府的心血來潮。

文章認為,這起沖突的核心是比反壟斷政策更重要的事情。在阿爾特邁爾陣營看來,脆弱的歐盟產業需要支持才不會落在外國競爭對手后面,無論這些對手來自中國、美國還是日本。

而在韋斯塔格一派看來,歐洲企業已經在眾多領域取得了世界領先地位,這是悄悄進行的,沒有引起政府或消費者的注意。她認為,歐洲人靠自己的努力做得很好。

【延伸閱讀】歐洲智庫建議搞“歐洲版絲路”

參考消息網4月4日報道 德國《法蘭克福匯報》網站4月1日刊文稱,一家智庫在一項研究中建議歐洲建設“歐洲版絲綢之路”。文章強調,這項倡議不是和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搞競爭,而是可以視為對它的補充。

文章稱,中國的崛起令歐洲人著迷。文章指出,這一過程中,最受關注的是“一帶一路”倡議。它不只引起了人們的欽佩,也被拿來一再強調,中國將借此把它的歐亞影響力直接帶到歐洲。

文章稱,雖然存在抱怨之聲,但卻無濟于事。相反,歐洲應該在空間上迎合中國人,在地緣經濟方面做一些事情,去適應“一帶一路”倡議,為歐亞大陸提供像搭建橋梁那樣的建設性方案。

文章認為,因此,歐洲進行宏大思考和行動的時機成熟了。

文章介紹,維也納國際經濟研究所在一項研究中建議建設“歐洲版絲綢之路”,連接西歐工業中心和東歐人口密集的欠發達地區,并在中短期及長期促進經濟增長和就業。

研究稱,這一“歐洲版絲綢之路”建成后陸路總長將達1.1萬公里,北線從里斯本到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邊界的烏拉爾斯克,南線從米蘭延伸至伏爾加格勒和巴庫。北部的核心地區是從里昂到莫斯科,南部的核心地區是從米蘭到康斯坦察。南線將把中歐和黑海地區以及里海沿岸國家連接起來。

現代化的高速公路和高鐵以及一系列后勤中心、海港、河港和空港將制定新的歐洲標準。據維也納國際經濟研究所估計,全面實施這一計劃將耗資1萬億歐元。

文章稱,根據保守估計,在10年的投資期里,“歐洲版絲綢之路”沿線將累計實現平均3.5%的經濟增長率,新增就業約200萬人。如果情況良好且利率繼續保持低位,預計在歐洲更大范圍內可以創造700多萬個就業崗位。

文章指出,這項倡議不是和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搞競爭,而是可以視為對它的補充。除了經濟效益外,如果跨邊界的共同基礎設施項目能夠促進更多合作,那也將產生積極的政治影響。

文章還認為,加強經濟一體化將給擴大整個歐洲市場帶來巨大潛力。鑒于當前的極低利率以及預期的強勁經濟影響,歐洲可以期待“自籌資金”進行投資。

(2019-04-04 12:24:13)

【延伸閱讀】外媒記者走訪華為“歐洲小鎮”:景觀吸睛 閃耀雄心

參考消息網4月2日報道 西媒稱,中國科技企業華為公司在東莞松山湖畔修建了一座美麗又現代的歐式小鎮,作為自己的研發基地。在這個基地里,一條儲能式輕軌電車線將12座宏偉豪華的歐式建筑連接起來,每天運送著在這里工作的數千名華為員工。

據埃菲社3月31日報道,意大利塔、人工湖、廣場和古典風格的宮殿建筑,小鎮的建筑充滿歐洲風情,閃耀著華為無盡的全球雄心。雖然在過去一年華為歷經艱難坎坷,但這并沒有阻止華為在2018年取得不錯的業績。

報道稱,進入這個已經成為中國企業管理新標桿的小鎮,人們驚訝地看到一輛小火車緩緩駛來迎接等待在那里的員工、訪客或者客戶,將他們送到名字和建筑風格各異的建筑樓,這12座大樓分別仿照牛津、溫德米爾、盧森堡、布魯日、弗里堡、勃艮第、維羅納、巴黎、格拉納達、博洛尼亞、海德爾堡、克倫諾夫的風格修建。

報道還稱,華為“歐洲小鎮”占地140萬平方米,位于東莞松山湖畔,旨在為大約2.5萬名華為員工創造一個田園詩般的工作環境,方便他們發揮工作熱情和靈感,實現公司的長期目標。

據透露,華為將在創新上大力投入,發展虛擬現實、智能城市和物聯網等新技術領域。

報道稱,在參觀小鎮之前,華為國際交流部門的負責人喬·凱利向外國記者團耐心地解釋華為的這些新戰略和公司“鼓勵自我批評”和培養員工合作意識等價值觀。

然而談話很快進入當前華為面對的熱點問題,即華為參與建設的未來5G網絡的安全狀況問題。

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在3月29日表示,任何華為的產品都沒有“后門”。“后門”指的是一種在用戶不知情的情況下進入和控制設備的能力,中國認為借此指責華為是毫無根據的。

“華為理解歐盟監管機構對網絡安全的擔憂。我們知道你們想要分析風險。但是華為在這方面比其他任何公司都更安全。如果有任何證據,就請公開出示”,凱利說。

“我們比任何人都更重視網絡安全。此外,我們只向運營商提供基礎設施,我們甚至無法訪問數據。我們有一個最高級別的獨立實驗室負責這一切”,他補充道。

報道稱,凱利所說的實驗室是指華為網絡安全獨立實驗室,位于深圳市。在深圳的一次記者會上,華為相關負責人王進(音)重復了相同的意思,華為不僅沒有進行間諜活動,而且它的設備“比其他品牌更安全”,因為華為設備都要經過更為嚴格的審查。

“我們有一個口號是‘多手和‘多眼來獨立公正地監測、核查和評估所有程序,發現潛在威脅就否決……我們的安全基因比本領域其他公司更高端、更發達”,他說。

王進補充說,“我們面對的是一場蓄意抹黑華為的運動”。(編譯/王露)

(2019-04-02 00:08:01)

【延伸閱讀】德國外貿組織主席提醒歐盟:不要有“中國恐懼癥”!

參考消息網4月1日報道 德媒稱,對于德國工業政策方向的改變以及“中國恐懼癥”(也稱“恐華癥”)問題,德國外貿和批發商協會提出了警告。該協會主席賓格曼3月28日在柏林說,“我們絕不能把歐洲擴建成一個圍城”,“認為如果把本國、把歐洲封閉起來就能創造工作崗位、實現繁榮,是一種誤解”。

德國之聲網站3月31日報道稱,在一些歐洲政治家擔憂中資影響的當下,德國外貿領域發出不同聲音,表示應該警惕歐洲目前的“中國恐懼癥”以及對競爭的畏懼。

報道稱,一段時間以來,歐盟在對華關系問題上有諸多討論。德、法提出要增強國家在工業政策中發揮的作用,兩國希望能夠促進創建一個“歐洲冠軍”,以便應對來自美國和中國的競爭。此外,兩國還表示應該推動核心創新、保護關鍵行業。

不過這些提議也在歐盟內部遭遇爭議。德國外貿和批發商協會主席賓格曼就提到了歐洲目前“反競爭的語調”。他表示,這不會讓歐洲變強,反而會削弱歐洲。他說,“我們不能變得神經質,目前的‘中國恐懼癥沒有存在的理由”。他還稱,德國并非中國經濟崛起的受害者,而是獲益者。

賓格曼還表示,不應該把自己封閉起來,而應加強企業的競爭力。這其中就包括加強在數字建設、運輸設施以及基礎研究領域的投資。他表示,德國出口目前運轉良好,不過增幅減少。德國外貿和批發商協會預計,德國2019年的出口增幅保持在3%。

(2019-04-01 09:16:26)

【延伸閱讀】西媒認為:經濟衰退幽靈正重返歐洲

參考消息網3月30日報道 西媒稱,過去幾周,經合組織和歐洲央行都公開承認歐元區經濟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增長放緩,這給歐洲經濟未來的增長拉響了警報。

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西班牙《起義報》網站3月27日報道稱,形勢似乎正在變得清晰,前景不容樂觀。2019年標志著歐洲形勢的重要變化。經合組織最近將歐元區2019年的增長預期下調了0.8個百分點,降至1%。而就在4個月前,經合組織的增長預測還是1.8%。這是自2009年以來對預期增幅最大的下調。

哪些因素造成了這種情況呢?報道列出了三點原因:

一、來自歐洲工業中心的壞消息。實際上,這不是意料之外的消息。歐洲工業生產多年來一直是歐元區的增長引擎,但它有可能突然停滯。去年12月歐洲工業生產同比下降4.2%,這是自2009年以來的另一個最糟糕的數據,對歐洲大國產生了特別的影響。這個結果主要受到一些臨時因素的影響,包括中美貿易形勢緊張導致關稅政策死灰復燃,這對歐元區造成特別的影響,因為歐元區的經常賬戶順差最大。

二、不確定性和政治危機。經合組織警告說,“(歐洲)高度的政治不確定性和信心減弱表明需求放緩可能會持續下去”,或者說今明兩年歐元區經濟增長有可能再次陷入衰退。英國脫歐目前是歐洲經濟面臨的最大威脅。當前經濟分析只考慮英國有序脫歐時間稍有延長,但是如今看來這個假設似乎不能得到完全保證。硬脫歐并非沒有可能,而這意味著所有預測作廢,并且直接將英國經濟推向衰退,這會給整個歐元區造成難以預測的經濟和政治后果。

在這種情況下,歐洲議會的選舉結果以及持歐洲懷疑論的極右翼陣營的明顯壯大,都會加劇歐元區與美國的貿易緊張局勢,或造成經濟主體信心下降,也將是影響歐洲經濟的不穩定因素。此外,民眾在社會經濟中的活動又將產生何種影響?法國“黃背心”運動的壯大,是否會將深刻的不滿浪潮擴散至整個歐洲?

三、沉重的債務。歐洲央行及時對歐元區經濟減速癥狀做出了反應,宣布在2020年前維持利率不變,并將通過短期和長期貸款方式向銀行注入新一輪的流動性。通過這種方式,債券所需的回報將接近2016年的最低水平。措施目標是刺激廉價充足的信貸,為歐洲經濟體提供廉價融資。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重新激活經濟主體的消費和投資,從而抵消經濟放緩。

換句話說,這是試圖使用貨幣政策增加總需求,以避免經濟周期下行階段。但歐洲央行估計,盡管努力刺激經濟,消費和投資都將在今年停滯。它指出,2019年第一季度私人消費等的增長率都不及預期,只有公共消費增長了1.7%。

(2019-03-30 13:22:19)

【延伸閱讀】外媒:中歐站在了國際戰壕同一邊

參考消息網3月29日報道 外媒稱,中歐領導人在巴黎的會談表明了他們在合作框架內維持國際秩序、應對美國單邊主義的意愿,中歐站在了國際戰壕的同一邊,用一個聲音說話。

法國《世界報》網站3月27日發表社論稱,中國和歐盟可以選擇不同的道路朝著同一個目標前進。這或許是2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愛麗舍宮會談時內心深處的聲音。

文章稱,人們期待的是,他們能再次肯定在合作框架內維持國際秩序的意愿,以應對美國單邊主義。法中簽署的聯合聲明是一份在從氣候變化到伊朗核協議等一系列問題上反對特朗普的明證。

文章認為,默克爾和容克來到巴黎賦予這次會談以歷史意義。讓這兩位最重要的歐洲伙伴參與,馬克龍證明了自己歐洲策略的誠意。

文章稱,中國人與歐洲人將在4月初的中歐峰會上再次相會。路雖然還長,卻在3月26日第一次轉了個漂亮的彎。

另據俄羅斯《生意人報》3月28日文章稱,歐盟與中國同舟共濟,這才是21世紀全球化世界中所孕育、誕生的G2。

文章稱,在21世紀初,“兩國集團”(G2)概念頗為時髦,即美中兩國結成非正式的戰略同盟,共治世界。如今,另一個G2正在冉冉升起,即歐盟—中國“雙頭”。

文章稱,中國領導人的歐洲之行便證明了這一點。在法國總統馬克龍的提議下,德國總理默克爾、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皆飛赴巴黎參加會晤。

默克爾并不掩飾她對于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贊賞。她表示:“這很好地彰顯了令我們相互依存、相互聯系的東西。”

目睹歐盟與中國的關系迎來從未有過的繁榮,下列問題也就出現了:歐盟的主要盟友究竟是美國還是中國?

文章認為,中法兩國領導人在國際事務中奉行特朗普所仇視的多邊主義、反對保護主義的共同態度或許便是答案。

文章稱,華盛頓向中國及歐盟所施加的強大壓力,成為中歐相互接近的催化劑,它們站在了國際戰壕的同一邊,用一個聲音說話。

文章還稱,歐盟與中國同舟共濟,這才是21世紀全球化世界中所孕育、誕生的G2,而映襯它的,則是在全球踽踽獨行的美利堅之舟。

此外,法國《費加羅報》網站3月27日刊發法國經濟與財政部長布魯諾·勒梅爾的專訪稱,中國領導人這次對歐洲的訪問,在法歐關系以及法中關系上都是一個轉折。

勒梅爾認為,這次訪問使法歐關系及法中關系恢復了在全球舞臺上的應有地位,因此對法國及其總統而言都是一個成功。300架空客飛機的歷史性合同就是最好的證明。而且在氣候變化問題上,中國也作出了非常有力的承諾。

勒梅爾表示,歐洲意識到美國如今是一個更加難以相處的合作伙伴,而中國巨人則嶄露頭角。歐洲應通過投資和保護自己的技術,展現其具有獨立主權的實力。歷史的步伐非常快,歐洲面臨的挑戰非常清晰。歐洲需要更快更有力地決策。

(2019-03-29 14:44:05)

?
幸运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