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

葉瑩:日月悠長 山河無恙

2019-04-04 03:18:26 優雅2019年4期

錢雪嬌

葉瑩:畫家、藝術評論家、策展人,浙江大學美術學碩士,現供職四川美術館。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四川省美協理論委員會副主任兼秘書長、四川省美術家協會理事、四川省評協書畫攝影專委會副主任、四川省文藝評論家協會理事、四川省美協創作研究院研究員、四川省美協花鳥畫專委會委員、成都畫院特聘畫家。

2016年獲選國家藝術基金中國文聯“全國中青年策展人赴美策展工作坊”赴美交流2個月,為紐約三角藝術協會駐留策展人。2017年研究課題“入蜀方知畫意濃——20世紀美術史中的‘入川現象與中國畫現代轉型”入選中國文聯文藝創作扶持計劃。2019年《遺跡 · 現場》創作項目入選中國文聯文藝研修院“攜手鑄夢工程”,并獲中國文學藝術基金會專項資助。作品《一眼千年》獲中國美協“入蜀方知畫意濃”全國美術作品展(中國畫)入會資格;《新風綠語》獲中國美協“古蜀文脈 墨韻天府”全國中國畫大展優秀獎;論文獲中國美協“首屆中國美術高峰論壇”入會資格;《伉儷情深 升庵與黃娥》入選中國美協“升庵詩畫”全國中國畫作品展;《古城印象》入選中國美協“漢風唐韻 水墨長安”全國中國畫作品展。

多重身份的多樣人生

初見葉瑩,她的眉眼間有著如同林黛玉般的溫婉似水。在事業上,兼具多重身份的她,既是一個富有激情的畫家,又是一個睿智冷靜的藝術評論家,更是一個優秀獨立的策展人。往往許多人難以處理好這幾者間的關系,但葉瑩卻可以切換自如。談及若真要給這三個身份在自己心目中排序的話,葉瑩表示,可能會將畫畫排在第一,其次是藝術評論,第三是策展。她認為,之所以會這樣,還是與自身的性格特點密不可分——更傾向于內在的表達。畫家和藝術評論家這兩個身份,完全就是為自己發聲,繪畫和寫作能讓她沉靜下來,進入自己的內心世界,與自己對話。但策展卻不同,作為策展人需要各方面協調很多事情。除此之外,它還需要看“機遇”,比如有合適的作品、場地及經費支持等等。并且,一個好的展覽呈現需要很多人的共同努力,策展人要整合大家的意見,并找到最優化的解決方式。它不僅僅是一個人的單打獨斗,而是整個團隊的通力合作。但不管是哪一種身份,葉瑩都覺得很有意義,也努力將它做到最好。

《一眼千年》,絹本,220x180cm

《升庵祠舊夢 伉儷情深》,紙本,220x189cm

《新風綠語》,紙本,199x99cm

一座杭州城? 半部江南詩

透過一扇窗,我們不僅能窺望到歲月的影子,也能見到江南的色調,這是葉瑩記憶中難以消退的顏色。從小生活在藝術之家的葉瑩,三歲開始摸筆,六歲進入培訓班學畫,從本科到研究生,又在浙江大學美術學專業深造,葉瑩的生活可謂與畫畫息息相關。都說世間山水,桂林、九寨甲天下,但論詩性之美,終抵不過江南一紙畫卷。古往今來,多少文人墨客在此停留,釀就了杭州耐人尋味的詩意文化。畢業后,葉瑩進入到被譽為“天下第一名社”的西泠印社工作,在那里,她幸運地結識了許多良師益友,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可以說,人生中最寶貴的青春時光她都留在了杭州,摻和著青春無端的愁緒,與學問的積累、藝術上的長進一路相伴,讓葉瑩品嘗到了成長的苦與樂。“我很喜歡那個地方,在那里,我認識了很多人,他們也深深影響著我。如今回憶過去,還會有一種‘片時春夢,江南天闊的感覺。聚散終有時,杭州雖然美好,但對這個沒有家人相伴的城市,葉瑩始終找不到歸屬感,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之后,她最終還是決定回到四川。

如果說江南是拂過青紗帳的春風,帶著秀麗婉約、清新典雅的味道,那么在葉瑩看來,巴蜀則更像是幽冥山谷中的夜雨,神秘氤氳、張怪變幻。蜀的三星堆、金沙文化,巴的巫文化,似乎與正統的中原文化截然不同。因此,如果要給葉瑩的作品進行分期的話,可以說以前像是江南的春風,而現在更像巴蜀的夜雨。

行走路上?? 用繪畫和文字探尋世界遺跡

“我希望我的作品不僅僅是技巧的錘煉和展示,而是要表達一種情緒、一種思想。因此繪畫只是一個載體,觀念才是核心。”葉瑩的作品以架上繪畫為多,但偶爾也會有部分影像、裝置和行為概念。

她正在創作的《遺跡·現場》作品項目,已獲中國文學藝術基金會、中國文聯文藝研修院專項資助。她以文化遺跡作為了一個概念,在她看來,文化遺跡本身就是一個能夠延伸的東西,它們自身就擁有歷史、文化、藝術等很多故事。除此之外,在創作這個系列的過程中,葉瑩還想突出“現場”的概念,“當代藝術非常注重現場感,遺跡作為古代的一種存在,在當代它面臨著怎樣一種問題,如何與其周邊的人和事發生聯系,如何與當代社會互動,我認為這都是很有意義的”。據悉,這一項目將從中國的石窟遺跡開始,并逐級拓展。葉瑩在《一眼千年》作品中,就將青綠山水和佛教石窟結合在了一起,并融入一些當代的元素,賦予了畫作不一樣的觀感。“我增加了屏風的直線構成感,還特意畫上了幾顆星球,想營造出一種斗轉星移和滄海桑田的感覺。”葉瑩說。

因此,葉瑩喜歡行走,她去過許多地方,在世界各地的遺跡廢墟上,石窟造像、古城遺址、教堂神廟……感受滄海桑田、斗轉星移中的輝煌、滅亡和永恒,挖掘遺跡背后的那些歷史文化概念,以及它們與當代社會的關系。除了繪畫,她還愛把這些行走的經歷和感受用文字和視頻的形式記錄下來,成為一種綜合的藝術成果。當然作為藝術家,她更鐘情于視覺上的表達:敦煌壁畫中剝落的色彩,安岳石窟中被遺忘的塑像,羅馬古城陽光投射下的陰影,哥特教堂中迷離夢幻的玫瑰花窗,清真寺里宛若星光的紋飾,她喜歡這些符號、色彩和構成,鐘情于平面化的塑造,卻仍迷戀幾度時空的回轉,空間和時間感是她一直想表達的概念。她希望營造一個多層的時空,這個時空架離了傳統與當代,也連接了現實與虛幻。

山河為畫,日月為詩,葉瑩一直在路上……

名家評葉瑩作品

吳永強?? 四川大學藝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走近葉瑩的作品,心事重重的人將會放下心事,快嘴快語的人將要停止開口。這是一個寧靜的世界,就像我們在匆匆行路時偶爾回頭,看見一扇打開的窗戶,瞥見了過去的時光。這時,就算是大漠戈壁中的盲樂師,也該收起他們的琴聲,因為無邊的寧靜,已是最美的天籟,容不得半點驚擾。

如果有必要用一個修辭來概括葉瑩的畫境,也許我們會想起“東方伊甸園”的比喻。說它是伊甸園,是因為它給我們展現了一個沒有煩惱紛爭的世界;說它是“東方伊甸園”,是因為建構這個世界的素材統統來自東方。更何況中國畫的媒介和手法本身就使其筆之所至,流淌著如水般的東方靈韻。而無處不在的江南煙云,更強化了畫中世界與現實世界的距離。這樣,我們就被帶離紅塵,回到了往昔,直至觸碰到人之初的意義。要是我們覺得這還不夠,非得找出一個詞語來形容葉瑩的畫給我們的感覺不可,那么我愿意使用“沉靜”二字。沉靜,正是葉瑩作品最重要的感覺要素。甚至那如煙似縷的清愁也融入到沉靜之中,增強了其感性魅力,將沉靜變成了美。葉瑩畫中的清愁主要來自于其個人的青春記憶,其感性特質也是從這里取得的。受此來源所系,看她的畫,我們就好像參與了一場追憶流年的儀式。在江南煙雨中,我們得以與畫家一道,去尋陌度阡,凝望時光離去的背影。可是,在逝者如斯的惆悵中,與其說我們感到了悲傷,倒不如說是被引入了沉靜。因為從這時起,作者的心情已經悄悄超越一己之念,擴大到人類的記憶中,指向我們共同失去的樂園。在同樣的時刻,畫框之外的物欲的現實就遭到了否定。薩特說,“美是對現實世界的否定”。看葉瑩的作品,索解其為何美的答案,我們真是要感謝薩特一語中的。

但顯而易見,葉瑩的否定并不是直接的,而是用了尋夢的方式,通過與現實拉開距離來間接地實現的。她的作品多以工筆畫見長,精細的描繪,層層的烘染,令其就好像在摩挲時間的肌理。不過在她的筆下,無論是草木蟲魚,還是飛花流螢,無論是太湖石還是青花瓷,無論是江南的庭院還是北方的森林,都不讓人覺得是對現實事物的復寫。因為它們經過了一個前后興替的進程,才變為畫中的意象,那就是——外在世界躲在了感知世界的背后,感知世界遁形于心靈的遠游——盡管事物的基本形象被保持著,但它們卻不再僅僅指涉事物,而成為了超時空、泛自然的精神意象,是畫家叩問意義的載體。

觀其作品,它們所采用的技術手段、繪畫語言和所獲得的美學效果,既出自中國畫傳統,也包含若干西畫元素。尤其是,葉瑩曾經極受印象派的啟發,表現出對光影的濃厚興趣。其畫中的朦朦煙云就充滿了光感。不過在葉瑩這里,基于光色自然關系原理的西畫式用光最終被整合進“墨分五采”,而成為水墨語言中的光和影調處理。結果,水墨的趣靈、畫面的氣韻統統得以保持,光的運用也超乎視覺之上,有了某種形而上的質地。另外,在例如《青花雨》、《寬窄印象》、《靜水深流》等作品中,我們還發現,葉瑩也隨時準備借用西方現代派繪畫的語法。這幾件作品就在時空上解構了現實,然后以解構的成果為材料,建構起了畫面的時空。我們知道,這是自立體主義以來西方現代繪畫慣用的語法。不過其觀念卻需要溯源到后印象派和象征主義時代。高更提出的“綜合主義”,就是將記憶的殘片綜合為理想的整體,用以表征其奮力追尋的人類伊甸園。這實質是對象征主義方法論的表達。一言以蔽之,即要把主觀世界客觀化。在葉瑩的作品中,我們看到畫家用中國畫的手段溝通了這一思想。凡此種種皆可證明葉瑩作品仍可達致“意遠”之境的來由所在。盡管有對西畫元素的接受和運用,但由于對寫實與寫意之平衡點的追求,她的畫從未失去中國藝術“以意寫形”、“以大觀小”的精神氣質。這就是“意遠”。不用說,畫家出色的水墨技巧助了她一臂之力。靈動的筆墨和對虛實關系的處理,幫助了她去玩味時光和放縱對歲月的懷想。不過就評價一個成熟的藝術家而言,技巧并不是一個值得專門言說的話題。明確了這一點,我們就有理由說,成就葉瑩作品之“意遠”價值的最重要因素,仍然是其心中的那一份對現實的超離。它表征了畫家的“心遠”。這不僅源于畫家的詩心詩情,也來源于畫家的知識與智慧。關于這一點,也實不必贅言,因為葉瑩的藝術家兼評論家的身份早已為此給出了說明。

?
幸运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