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

迷霧重重黑幕不斷的韓國政壇

2019-04-03 05:38:22 新民周刊2019年12期

阿暉

以李勝利為震中的韓國丑聞大地震,波及政商界,連十年前的張紫妍舊案都被翻出來了。罪魁禍首至今逍遙法外,民眾認為,當時案件相關的人員可能被收買了。3月18日,韓國現任總統文在寅下令徹查張紫妍案和勝利夜店暴力事件,這件事發生在李明博執政期間,剛剛被保釋出獄的前總統李明博看來又要被卷入新的調查。

“夜店門”的爆發,讓多年來一直迷霧重重黑幕不斷的韓國政壇又續接了新的劇情。李承晚、樸正熙、盧泰愚、金泳三、金大中、盧武鉉、李明博、樸槿惠,卸任或在任時就丑聞頻起,或遭彈劾,或受審判,有的還身陷囹圄,英名掃地。根本原因就是政商勾結,政界和財界長期以來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利益關系。雖然每屆政府都在反腐,但也是東風和西風的關系。

如果看過前兩年的一部韓國電影《王者》,就會發現這就是一面現實韓國政壇的照妖鏡。影片明線以趙寅成飾演的樸泰秀的檢察官發跡史展開敘述,暗線則以韓國政壇爾虞我詐的勢利更迭為背景,讓我們看到了韓國財閥、政界、司法界與黑社會千絲萬縷的聯系與交易。真實的韓國政壇政客演起戲來,還真是一出出驚心動魄的宮斗劇,比韓劇還要好看。

前任總統屢遭清算

據統計,以韓國首任總統李承晚被民眾推翻并亡命美國、客死他鄉為開端,此后的歷任韓國總統幾乎沒有誰能夠功成名就、全身而退,都陷入晚節不保的境地,或鋃鐺入獄,或身敗名裂,或草草收場。這種“死循環”讓韓國總統成為了“世界上最危險的職業”。 有人歸因稱青瓦臺的風水不好,有人說韓國有“青瓦臺魔咒”。實際上,這是韓國政壇清算政治的一種必然產物。

官商勾結自古以來就是國家的頑疾,在每個國家多多少少都有,很難杜絕,但是,在韓國,這一點真的表現得非常嚴重。就韓國這些年的發展來看,政治腐敗現象異常突出,一直都處在一個非常不穩定的狀態。總統即便手執權柄,一旦被政治對手抓到把柄,就會大做文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政壇斗爭幾十載,得罪的人越多,遭到的報復也就越多,你清算我,我清算你,這就是政治。遠的不說,最近這幾任韓國總統的遭遇,就很能說明問題。

2004年,盧武鉉剛剛上臺第二年,韓國在野的大國家黨就以選舉資金腐敗問題開始對盧武鉉動手彈劾。當時的大國家黨的黨魁就是目前入獄的前任韓國總統樸槿惠。盧武鉉被迫停職接受調查,直到競選伙伴文在寅從休假中趕回,為盧武鉉總統辯護,這才免遭彈劾,恢復了職務。盧武鉉2008年卸任后,由李明博繼任韓國總統,而后2009年盧武鉉就陷入了受賄丑聞,他的老婆、女婿和秘書被曝光收受了600萬美元的賄賂。為了保護家人,盧武鉉最后跳崖自盡。開始以為是不慎跌崖,結果后來經官方證實是自殺,電腦里發現了遺書。一封至親人及所有韓國民眾的遺書,承認他的錯誤,他無臉面對大家也無法承受現實,選擇了“英勇”地離去。

李明博下臺后,文在寅和樸槿惠爭奪韓國總統之位,而樸槿惠最終獲勝,出任韓國第18任總統。但她萬萬沒有想到在位期間,竟然重蹈盧武鉉覆轍,因為閨蜜的干政弄權,被文在寅的共同民主黨彈劾,最終淪為階下囚……文在寅繼任總統后,啟動了對盧武鉉之死的調查。2018年,繼樸槿惠被判處24年監禁后,前任總統李明博的“大管家”金伯駿又涉嫌受賄被捕,之后李明博發表聲明稱:“目前韓國檢方對前總統盧武鉉之死進行調查,是一種政治報復!”而此后第二天,韓國現任總統文在寅就痛斥李明博“其言論是對政府的侮辱,對韓國司法秩序的否認……”。緊接著到了2018年3月22日,韓國中央地方法院對李明博簽發了逮捕令……直到2018年10月5日,李明博受到了十余項指控,最終被韓國最高法院判處15年監禁,最近才被保釋。

當年的文在寅( 左) 和盧武鉉。

現任韓國總統文在寅是盧武鉉的“生死之交”,有人這樣猜測,曾經的老哥們已經下臺,還被抓住不放逼其自殺,文在寅上臺后自然要為盧武鉉復仇,為何要重啟調查盧武鉉的死因,明擺著是要清理新仇舊恨。李明博以為卸任后就沒事了?沒門!所以文在寅在下令徹查十年前的張紫妍案和勝利夜店暴力事件時表示:“即使是前幾屆政府執政期間發生的事件,如果不能徹查真相,也會被當做本屆政府的失職。”于公于私,張紫妍案的此次重提,都必將有一個交代。

但是現執政黨對盧武鉉的調查難道只是為了要查貪污受賄嗎?其實這就是執政黨和在野黨之間的戰爭,盧武鉉、樸槿惠、李明博,不過是這其中的犧牲品而已。可以想象,未來的文在寅同樣存在著會被后任進行清算的可能,因為這是韓國的特色。

值得一提的是,在韓國的政治版圖中,進步勢力和保守勢力體現出明顯的地域劃分,幾乎是你死我活的兩個陣營,而且在選舉的時候,進步勢力的票倉總是在湖南地區(全羅南道和全羅北道以及光州廣域自治市),而保守勢力則在嶺南地區(慶尚南道、慶尚北道和大邱、釜山以及蔚山這三個廣域自治市)更受歡迎。朝鮮半島多山的不利地理條件自古而來就妨礙了人員的往來,才使得這種小地域主義盛行,而這種小地域主義又更加加劇了政治派別之間沖突的激烈性。因此,現在仍有不少支持樸槿惠的民眾在為她鳴冤叫屈,也不難理解了。

財閥深度影響政治與社會

韓國總統經常因陷入貪腐、受賄等經濟丑聞黯然離任。第7任總統金泳三,上任伊始曾大力反腐,結果自己的小兒子金賢哲卻因受賄被判刑兩年;第8任總統金大中,一生兩袖清風,多次拿金泳三的小兒子作反面典型,但最終自己的三個兒子也因涉嫌受賄入獄;第9任總統盧武鉉,有“清廉先生”之美譽,推行清流治國,但卸任后也卷入受賄丑聞,最終跳崖自殺。樸槿惠也是同樣的命運,任內推動通過了最嚴厲反腐的“金英蘭法”,自己卻因親信弄權、弄錢遭到彈劾。剛被保釋的李明博,同樣也深陷貪污受賄的漩渦。

這其中,與韓國的財閥政治有著緊密的聯系。韓國是一個發達國家,但是這個發達國家有點畸形,國民生產總值的絕大部分都來自幾個大財團的貢獻,普通民眾只能寄身于這些大財團而謀生。

以2017年為例,韓國六大財閥總營收約為9420.12億美元,占韓國2017年度GDP超過60%(三星集團3253.62億美元、現代三大集團2580.71億美元、SK集團1195.62億美元、LG集團1419.81億美元、韓華集團554.67億美元、樂天集團415.69億美元)——僅三星集團,年營收就占韓國GDP超過20%。以上這些財團,掌握了韓國的經濟命脈,已經到了韓國社會、民眾都離不開的地步,任何一家財閥的關鍵產品如果出現供應波動,都足以對全球產生重要影響。

財閥如果僅是搞經濟,那就沒有什么好與不好,但是一旦參與政爭,就把韓國政治搞得很混亂。各大財團都想左右政壇,非常需要政治的力量,因此,韓國政壇的大大小小人物都成了各財團代言人。財閥以秘密資金向政治人物提供政治捐款,總統及政黨則利用財閥提取政治資金投入選舉,勝選后也給財閥帶來巨大利益,形成一個巨大的利益鏈條。

韓國的政商勾結,里面固然有韓國財閥富可敵國、大型企業財產占據國家GDP過多份額的原因,也有總統權力過于集中,政府掌控企業發展過多關鍵行政、政策及金融資源的因素。政府官員手里掌握著大量許可資源,必然引發企業向官員政策“尋租”。 在這種情況下,總統本人很難讓自己手腳干凈,要么借助財團的資金推動自己的工作,要么自己身邊的人被財團拉下水。

雖說明白人都知道財閥控制韓國政治,但是哪一任總統都不敢公開說自己受哪個財團控制。韓國總統任期5年,不得連任,背后就是財團互相掣肘。

樸槿惠執政期間,雖然沒有證據表明她本人從財團這里獲得什么利益,但“干政門”還是讓她有口難辯,也讓外人看到了韓國政壇黑幕,背后就是幾大財團利益爭斗的惡果。

名為“思想界”的公眾號最近也載文指出,財閥集團對韓國經濟的極大影響力正是形成韓國特權階層的最大推手。張紫妍自殺案和勝利門事件,同時指向韓國社會根深蒂固、利益盤根錯節的特權階層。這種等級制度加上父權文化在韓國社會始終盤踞,并在娛樂行業中被不斷強化,身處其中的女性只能接受這個不公平的游戲規則,掙扎求生。

總統患上權力“饑渴癥”

2018年4月6日,首爾中央地方法院對韓國前總統樸槿惠作出一審宣判,判處其有期徒刑24年。

這種政商勾結的金錢政治,還與韓國總統單一任期有關。上世紀80年代后期,為了防止軍事獨裁死灰復燃,韓國憲法明確規定總統任期5年,不得連任。雖然這一政治設計,有利于終結軍政府統治的歷史遺留問題,對韓國民主轉型產生積極作用,但其負面影響也逐漸顯現出來。

首先是政策的連續性難以保證,新總統一上臺,前任的許多政策就自動中止了。其次是總統的短命造成了無法與財閥干政相抗衡,無法對干預政治的各種傳統勢力形成制約,從而造成金錢政治的影響無法清除。另外,單一任期制,還意味著總統更迭相對頻繁,造成總統大權將過時不候的權力“饑渴癥”。尤其到了任期即將結束的第四年,在任總統為考慮后路,就有很大可能利用手中時長有限的權力,為自己的以后牟利。

鬧得轟轟烈烈的勝利門事件,韓國總統文在寅甚至說出了賭上命運也要徹查到底的狠話,但是有很多網友仍然認為這一次徹查,恐怕也查不出什么東西,就算查出來了可能也不會公之于眾。更加有可能的是證據被毀滅,要么就是做個樣子,判幾年刑,因為總統有大赦的權力,涉案權貴或許在幾次大赦之后,就平安出獄了。

2018年3月14日,韓國前總統李明博抵達韓國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接受檢方就其受賄等嫌疑的調查。

比如三星集團的掌門人李健熙因為逃稅和瀆職被判刑,一年多以后社會焦點轉變,就開始有要求赦免李健熙出獄的呼聲,大韓工商會議所等五大經濟團體提出對李健熙釋放的特殊申請。同時,韓國體育界和江原道也認為需要通過赦免李健熙來助力韓國申請奧運會主辦權。于是,李健熙不出所料,順利出獄。

韓國政治的弊端,各界早有共同認識。從韓國應對樸槿惠親信干政案來看,韓國社會的糾錯機制、制衡機制、尤其是社會輿論監督機制,十分強大,這是韓國政治改革的希望所在。但是,要真正推進政治改革,力量尚未凝聚成形,時機尚不在當下。更何況,韓國政治受到美國的制約和影響相當之大,在很多層面上,得看美國爸爸的臉色行事。

?
幸运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