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

智慧校園喜與憂

2019-04-02 10:22:10 人民周刊2019年4期

張配豪

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發展,智能化不僅走進了我們的生產生活,更早已走進了校園的各個角落。多媒體教學、交互式學習在各類學校屢見不鮮,早教機、學習機、學生平板電腦等也已成為各年齡段學生的“手頭必備”。現如今,網上借書、二維碼考勤甚至手機遠程開教室門、開多媒體設備這樣的“神操作”陸續出現,讓更多師生認識并享受著智能化帶來的教育和學習便利。智慧校園成為應運而生的一個“熱詞”,校園里的電子產品一時間也成為一些企業眼中的“香餑餑”。然而隨著電子產品的瘋狂涌入,校園里的“電子”生意一系列隱憂也開始漸漸浮現。

智能校服是安全保證還是電子鐐銬

伴隨著“智慧校園”概念的推廣,日前一款智能校服進入校園,并已在中國西南地區十余所中小學試用,引發眾多爭議。

這款結合人臉識別、攝像頭與定位等組合應用的校服既能夠使學校及時了解學生出勤情況與上課情況,又能夠讓家長實時掌握學生所處位置與動態軌跡。“智慧校服”在樣式和外觀上都和普通中學校服一樣,但在左右肩膀下縫制了條狀傳感器,其中縫置入智能芯片和GPS定位芯片。智能芯片用于記錄校服對應學生的生物信息,包括面部數據。

據該校服的研發公司——貴州冠宇科技有限公司官網簡介,2015年,冠宇科技在貴州省貴陽國家高新區成立,主營“智慧校園““智能校服”“二維碼墓碑”“微人生相冊”“慶典活動”等業務。第一代智能校服于2017年7月下旬上市,該公司由此成為全國首家科技成果轉化、落地生產“智能校服”的高新技術企業,并成功建立起適用于校園的“智能校服體系”。

冠宇科技對“智慧校服”后續升級功能則包括:“偵測”到學生打瞌睡時,會自動響起警報;智能校服還可建立“無現金校園”,學生通過智能校服、指紋、指靜脈及人臉識別在校園內支付各種消費,家長可通過手機查看子女在學校的消費情況,并控制消費上限;校服還能實時監測學生的身體狀況,若出現較大波動,老師和家長能及時收到提示信息。

“我們公司擁有此項科技的專利注冊權,智能校服是一款集大數據+互聯網+高科技的智能產品,是將智能芯片與校服進行人性化的結合,可以對學生進出校園進行精確記錄,實現學校對學生實施數字信息化管理。”冠宇科技的客服人員表示,“目前校服定價根據校服材質和功能略有差距,但多為100元左右一套。”

2017年,貴州省仁懷市第11中學就將這款智能校服引進學校。按照廠商的設想,如此不需要點名,可監測到學生是否逃學、遲到、夜不歸宿等。而如果有未能識別人員,或有學生偷溜出門,系統會語音播報,提醒門衛加強管理。據該校官網顯示,這是一所位于城鄉接合部的寄宿制初級中學,在校生近1000人。該校校長林宗武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已有800名學生使用過智慧校服,使用具有定位功能的校服后,學校的出勤率大幅提高。

實際上,智能校服已并非鮮事。一家名為江陰櫻桃服飾有限公司,曾研發“會說話的智能校服”。據百科詞條,這家公司結合校園安全智能接送管理系統,研發出新一代智能校服,加入的智能芯片,讓校服不僅僅是作為一個學校的形象,更有助于校園的安全和統一管理。而一家名為“欽家”的智能校服制造商,則稱校服是一個千億規模的市場,2025年國內校服市場規模將突破1500億大關。

智能化的校服的確方便了學校管理,然而質疑也迅速裹挾而至:全天候全方位的監控之下,孩子隱私何在?學生的相關監控數據又如何保護?

“雖然我們的智能校服暫時沒有開通定位功能,也確實能督促我們按時到校,但是同學之間討論到新校服,都覺得還是有一種被監視的感覺。”貴州省仁懷市第11中學的學生張瑞(化名)告訴記者,自從買了智能校服,父母有時候也會開玩笑稱,“你現在動動腳趾頭我都知道。”

對此,研發這款校服的當事公司法人代表李大國回應稱,是否使用智能校服由家長和學校決定。目前并未對學生實行“全天候監控”,定位功能只滿足個別家長的需求,并未全面推廣。而數據安全也由公安部門等多重把關。可這樣的回應并不能令人滿意。專家表示,智能校服制造企業收集的未成年人隱私信息,很容易被泄露給商業部門,而不止于單純教育目的。這方面法律法規必須要更嚴格地加以阻斷。

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教授劉永謀則認為,未成年人同樣有獨立的人格尊嚴,使用智能校服時,其隱私權必須得到充分考慮。

劉永謀強調,全面監控與培養人格健全、自尊自愛自強自律自信的公民之教育理念是相沖突的,是一種簡單粗暴而懶惰的方法,在教育中的作用弊大于利。因此,他提出,在智能校服的爭議中,還需要法律法規實現保護。“當學校、家長和生產商可能侵犯未成年的隱私權,需要政府、國家和社會介入,對智能校服的生產和使用進一步做出明確規定,保護未成年人。”

“如果家長沒有邊界地侵入孩子的生活,我是堅決反對的。”武漢大學(深圳)心理健康管理研究所所長戴影頻也贊同劉永謀的觀點。她說,“孩子有選擇權,而不是按父母希望的去生活。失去自主權后,孩子的成長空間變小了,創造力受限,獨立處理事務也會變得更困難。”

戴影頻表示,從心理健康的角度,中國家庭親子關系中,最大的問題就是邊界模糊。商業產品偏向取悅付費者。智能校服讓家長省力了,并獲得更大權力,由此也很容易反應過度。信息化、大數據經常會形成一種權力,對身處其中的人造成一種不自覺的深入控制。孩子不是囚犯,尤其到了青春期,不應用控制的方式直接授權家長用主觀意識過度干涉其生活,激發逆反心理。

電子書包 “添憂”還是“減負”

無獨有偶,新學年,部分家長反映,其孩子所在學校引入“電子書包”用于課堂教學,讓家長自愿選擇購買,此舉引發不少家長的關注。

王先生的孩子就讀初二,入學時老師曾為家長們演示了一款形似iPad的“電子書包”。

記者采訪了解到,這款形似iPad的“電子書包”,包含收發通知、班級管理、收發消息、發布作業、發布成績、考勤管理、家教秘書等功能,既能夠增進師生之間的互動,又能夠促進電子信息化教育。“電子書包”作為智慧校園建設中的一項硬件設備,是教育信息化推進過程中的產物,而推廣該產品,也是為了提高教學效率,進一步達到減負目的。

“電子書包”作為教育信息化的一種實現形式,并非新生事物,早在十多年前就已在北京、上海等地進行試驗探索,但總體推行進程較為緩慢。因為“電子書包”雖然好處不少,但也令家長擔憂,誠如上述家長的擔憂,一則2000多元的“電子書包”,其費用不菲;二則“電子書包”與分班掛鉤引發憂慮,不購買就進入普通班;三則若沒有教師正確引導,會導致電子設備依賴、沖擊紙質書及傳統閱讀方式等問題;四則過多依賴“電子書包”,有可能增加學生的課業負擔。

家長劉女士表示,在剛剛過去的寒假,她的孩子需完成語文、數學、英語、科學、文綜五門課程的作業。其中,除語文作文為紙質作業,其余全部需通過平板電腦上的APP完成。她估算,每個科目的10余道習題,平均需花費孩子20分鐘時間。也即孩子每天需花費超過1個小時的時間,用于在平板電腦上做寒假作業。王女士說,不只寒假,平常學校也要求孩子使用平板電腦做作業。

在網絡上,不少家長對“電子書包”的弊端提出了擔憂。有家長質疑,學生日常作業繁多,增加“電子書包”意味著增加了海量知識點和題庫,不過是“大書包里又裝了小書包”,不利于學生減負。除此之外,還曾有深圳家長在論壇上發出“關于停止推行電子書包的請求”,認為放任學生使用“電子書包”,會導致學生的思維碎片化、獨立思考能力和書寫能力降低、誘發近視問題等。

對此有專家指出,單純爭議用手機微信和QQ布置作業的問題,意義不是很大。所以,真正的問題或許在于,一者,以智能手機為載體,微信、QQ、各種APP等社交軟件介入中小學教育教學太過頻繁,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成為教育教學離不開的途徑和助手。二者,家校之間、老師和家長之間,之于教育責任與義務的邊界逐漸發生著改變,原本應該由老師做的,如批改作業;原本應該由學生獨立完成的,如手工作業,一并轉嫁到了家長身上。這恐怕才是圍繞用微信和QQ布置作業所引發爭議的根本原因。

日前,教育部官網發布了關于政協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第2884號(教育類271號)提案答復的函,教育部回復稱,“教育部將進一步強化師德建設,完善管理,規范教師教育教學行為,明確教師不得通過微信和QQ等方式布置作業,將批改作業的任務交給家長,避免出現‘學校減負、社會增負,教師減負、家長增負等現象”。

實際上,早在2012年,教育部等部門就聯合下發了《關于加強中小學教輔材料使用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特別強調,學生購買教輔材料必須堅持自愿原則,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強制或變相強制學校或學生購買任何教輔材料。

教育部:管控電子產品入校園不能一刀切

據統計,目前大部分學校使用的教育信息化產品除智能校服及電子書包之外還包括電子白板、平板、電子作業、教輔APP等,電子產品使用亟待成為重點監管對象已成為不爭的事實。

日前,教育部進一步落實八部門印發的《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要求各地中小學強化體育鍛煉、規范電子產品使用、建立視力健康檔案,綜合施策全面防控青少年近視。

據了解,目前我國小學生視力不良率為45.7%、初中生為74.4%、高中生為83.3%、大學生為86.4%,其中85%—90%為近視眼,全國近視眼中小學生預估超過1億人。

造成我國青少年視力不良的一個根本性的原因,是體育活動的缺失,以及戶外活動的減少。而隨著電子產品的普及,兒童青少年低年齡、長時間、近距離使用電子產品現象非常普遍,成為近視率快速上升的重要原因之一。與此同時,一些學校推行在手機上完成作業,如何保證學生正確使用電子產品?電子化教學推廣與減輕用眼負擔之間的矛盾如何破解?

去年8月,教育部等八部門曾聯合下發《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以下簡稱《實施方案》)。《實施方案》從家庭、學校等多方面提出建議,其中針對電子產品使用方面,更是直接給出限制性規定。具體包括:嚴禁學生將個人手機、平板電腦等電子產品帶入課堂,帶入學校的要進行統一保管。學校教學不依賴電子產品,使用電子產品開展教學時長原則上不超過教學總時長的30%。布置作業不依賴電子產品,原則上采用紙質作業。教育部將會同有關部門,每年對電子產品等達標情況開展全覆蓋專項檢查。

同月,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指出,我國學生近視呈現高發、低齡化趨勢,嚴重影響孩子們的身心健康,這是一個關系國家和民族未來的大問題,必須高度重視,不能任其發展。他還指出,要結合深化教育改革,拿出有效的綜合防治方案,并督促各地區、各有關部門抓好落實。

教育部體育衛生與藝術教育司司長王登峰表示:“管控電子產品使用,是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的三項具體工作之一。任何一樣東西,一旦被濫用,就一定會產生危害,但這不等于說這個東西不能用,要恰當得使用,有節制得使用。作為現代社會科技進步帶來的學習方式和學習內容的變化,這是屬于一種正常的使用。我們現在講到的電子產品的濫用,絕大部分是指一種電子產品的依賴和成癮。電子產品的使用,我們不能一刀切,但是一個原則是要有的,就是要有節制,越小的孩子,接觸電子屏幕的時間越應該短。”

他還表示,未來將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重點任務將從制度規范、技術攻關、擴大宣傳三方面發力,研究制定兒童青少年每日每周使用電子產品的參考上限,控制兒童青少年過早、過度使用電子產品,培養兒童青少年健康用眼習慣。。

信息化帶來的技術變革體現在教育領域的大趨勢是不可阻擋的。但在新舊方式轉換的過程中,不僅要考慮如何適應,也要權衡新技術的利弊。學校作為推廣電子書包中主動的一方,相比處于被動地位的家長應承擔起更多的責任,審慎對待電子書包的全面覆蓋,關注已經出現的現實問題,盡可能規避新技術帶來的負面作用和風險。

學校選擇標準的提高也讓中小企業進校園變地更為困難,而此前已經進校并建立不錯口碑的企業將具備極大優勢。此外,通過技術研發,使電子產品具備護眼、控制使用時間等功能,讓產品在保護視力與發揮電子產品優勢間取得平衡,也成為企業需要思考的問題。

?
幸运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