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武林

不能用“告密”的標簽抹黑高校管理

2019-04-01 04:28:23 環球時報

單仁平

近日互聯網上出現對高校里有學生對老師在課堂上不當言論向校方“告密”的議論,一些外媒還把極個別在高校任教的自由派知識分子遭到停課處分與學生“告密”聯系起來,宣稱“告密文化”正在大學里受到鼓勵,并且成為破壞高校學術自由的新砝碼。

對這個問題,我們想做一些事實及價值上的梳理。

第一,我們認為,課堂是公共領域,老師在課堂的授課內容應該經得起拿到更大的范圍去審視。老師不該有要求學生為他所說的話進行“保密”的心態,他說的話應該不怕見光。當然,課堂的范圍小一些,一些話可以說得更直率,與大庭廣眾乃至上電視會有分寸上的差異,但課堂不能成為政治和倫理上的“隱秘講習所”,老師應當是坦坦蕩蕩的,不懼怕任何學生的舉報。

第二,學生對老師的授課內容持反對意見,有權利以各種方式表達出來。我們鼓勵學生當場提出異議,或者在授課結束后向老師當面探討。在老師拒絕探討或者探討無效的情況下,學生有權利向校方投訴,這樣的投訴不應被稱為“告密”。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在西方大學里,如果教師在課堂上說了對根本價值觀有沖擊的內容,比如有老師在課堂上表達對納粹的好感、對婦女平權的不屑、看不起有色人種等等,也會遭到投訴,并導致校方的調查。

第三,學校的態度很重要。老師正常的學術發揮,應當有廣闊的空間。有學生不滿并且投訴時,校方應當與老師做溝通,幫著老師與學生相互理解,促進課堂的活躍與和諧。如果老師的授課確實存在問題,應當予以指出,幫其改進。事實上,高校里學生對老師的大部分投訴情況,都以類似的溝通形式得到了化解。

第四,近來高校極個別的教師受到了停課等處理,他們的情況都是很特殊的。他們在社會上的公開發言就很激進、極端,可以想見他們在講臺上授課會是什么樣子。他們受到處分不太可能僅僅是有學生舉報的結果。

第五,我們支持不應鼓勵“告密”的道德呼吁。在生活中出于自私目的而“告密”的人一直受到鄙視,而且實際上他們極少有能夠因此而獲利的,他們絕大多數都是生活和工作的失敗者。

第六,“告密”與客觀舉報在形式上有類似。比如都是匿名舉報,有些是正義的,但也有不少是自私的泄憤,甚至有的是惡意造謠中傷。許多干部都遭到過匿名舉報,他們有些由于身不正行不端被告倒了,但有很多人能夠證明自己的清白。而且無論在什么地方,現在都更加鼓勵實名舉報。

第七,回來說大學,就像前面談到的,學生有不滿最好與老師當面探討,但用“告密”來定義所有學生向校方反映對老師的不滿,是不恰當的。具體的情況應當具體分析。近來“告密”一詞在網上走熱,針對的基本都是極個別自由派教師受到處分的情況,這個詞在當下有政治抹黑高校管理的特殊含義。對這點大家應當有所洞察。

第八,大學應當保持思想的活躍,對學術上的各種見解盡量給予寬容,同時大學又必須是培養愛國知識分子和幫助全社會構建正能量的地方。自由派的知識分子如何在大學里找準自己的位置,貢獻建設性,是值得他們自己認真思考的。

在這方面他們切忌任性,隨意宣稱西方大學里可以如何如何,實際上西方大學有它們自己嚴厲的政治要求。不妨設想一下,如果這些年遭到自由派嚴重抹黑的所謂“左派”知識分子帶著自己的政治立場去西方大學里任教,能不遇到麻煩嗎?

最后我們想說,所有人都應當在政治上保持清醒,堅持實事求是,把遵守國家的法規法律和社會的公序良俗作為底線。在這個基礎上,為黨領導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多做一些主動性努力,貢獻自己的才華,同樣值得理直氣壯地加以倡導和鼓勵。▲

(作者是環球時報評論員)

?
幸运武林